这天,刘大成洽谈完一个大项目,回到办公室里,吩咐秘书开瓶红酒庆祝。他刚在老板椅上坐下来,电话铃响了,拿起来一听,那边一个陌生声音问:”刘大成是吧?”刘大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是啊,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声音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啊,十年前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应该还没忘记吧?”

刘大成一个激灵,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像是被火烫了一下,十年前的一桩旧事立刻浮在脑海。

别看刘大成现在已经是个响当当的民营企业家,手里资产有上千万,可他十年前还是个普通打工者,当时在一家私人煤矿挖煤,要过年了,其他工人都陆续拿到工钱回家了,可轮到刘大成时,矿长却说没钱了。刘大成听伙夫老秦说,矿上每年总是有人拿不到钱的。刘大成气得不行,那晚在老秦那儿喝了一肚子闷酒,出来便径直去找矿长黑头。

黑头开了门,见是刘大成,没好气地嚷道:”没钱!没钱!”

刘大成满嘴喷着酒气,低声下气地哀求说:”你有钱,你给一半也成。”

“老子没钱!”黑头把刘大成往屋外猛地一搡,刘大成踉跄了几步,跌坐在雪地里。他只觉得酒劲儿上冲,从雪地里拾起根树棒,爬起来吼一声”我揍你个王八蛋!”朝黑头当头一棒敲过去,树棒在黑头脑袋上敲个正中,黑头身子一晃,然后像截树桩似的,轰然倒地。刘大成的酒意一下全醒了,傻愣愣地看着黑头在地上挣扎两下,不动弹了。这时,隔壁传来老秦的咳嗽声和开门声,刘大成猛地反应过来,不好,出人命了!他抖索着从黑头兜里掏了叠钱,慌忙逃跑了。

又惊又怕的刘大成,本以为警察很快会找到自己,拉自己去吃枪子儿,没想到东躲西藏地过了个把月,也没见有人追查自己。这天,他从一张包卤菜的旧报纸上看到了黑头被杀的消息,报上说西郊某矿矿长黑头被杀死,由于现场没有目击者,也没留下什么线索,给案子的侦破带来很大的难度……

刘大成惊喜万分,这么说,老秦并没有去报案,警察也没有怀疑自己是杀人凶手。他于是用从黑头身上拿走的钱,做起了生意,一步步发达起来……两年前,大成公司正式挂牌了,沉浸在成功喜悦中的刘大成,也忘记了那桩血案,成天不是签约,就是谈判,然后灯红酒绿地享受,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可眼下这个电话,又把旧事勾了出来,仿佛兜头给刘大成浇下一桶冷水–

“怎么,不会是想不起来了吧?”大概因为刘大成好一阵没说话,电话那边低沉含混的声音提示说,”钱多了,还是应该做点善事,南郊区马沟小学校的一百多个孩子现在正在破庙里上课读书呢。”那个陌生人说完,没等刘大成回过神来,就挂了电话。

刘大成颤抖着手,听着里面”嘟嘟”的忙音,细密的汗珠立刻爬满了额头。端着红酒的女秘书走进来,被他那样子吓了一跳,忙问:”老总,怎么了?”刘大成摆摆手,搁下电话,抱着脑袋闷坐着想了想,说:”安排车子,我要去南郊区。”

三个月后,由大成公司捐资的马沟小学校竣工了。

就在学校竣工的第二天,刘大成又接到了那个神秘的电话,电话里的人依然用低沉含混的声音说:”十年前你讨钱是为了回家过年吧?时间真快,又快过年了,北郊一百多个孤寡老人住的养老院又破又烂,你有能力,为什么不让他们过个好年呢?

刘大成愤怒了,他冲电话里喊道:”老秦,我知道你是老秦!你别给我装神弄鬼的,我知道是你!”电话那头却”咔”地挂了。秘书惊诧地看着刘大成,刘大成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说:”你们马上去北郊看看那个养老院,马上规划、修建。”

养老院终于翻修一新,可没过几天,陌生电话又打来了,还是一个低沉含混的声音:”刘大成,十年了……”

就这样,整整三年多,这个电话像魔鬼一样缠着刘大成。在这个神秘电话的指引下,刘大成修建了十多所小学校和敬老院,还出钱救助贫困学生、重病老人、陷入绝境的家庭……总之,只要那个神秘的电话一来,刘大成就要做一件善事,他不敢有丝毫违背的意思,只能坚决地执行。

刘大成的”善举”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报纸电视对刘大成的事迹纷纷进行报道,把刘大成称作”慈善企业家”、”爱心老板”,市长亲自为他颁奖,人们把他当作学习的榜样。刘大成的生意越做越大,企业知名度越来越高,资产翻了一番。可刘大成整天战战兢兢,知道有那么一只大手,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财富和荣耀一下撸走,甚至连小命也不会给他留下。他不止一次地梦见一长溜警车闪烁着警灯,向大成公司包围过来……

终于,刘大成的耐心到了极限,他要摆脱那个神秘的电话!

刘大成决定除掉老秦,让自己耳边再不会有那个让他浑身发抖的指令,他要将恐惧连根拔掉。刘大成以五十万元的酬金,雇了一个杀手,要他找到老秦,并且干掉他。

半个月后,杀手回来了,他带回的是一个让刘大成感觉到更加可怕的消息:老秦在两年前就得癌症死了。

死了?那打电话的又会是谁呢?除了老秦,还有谁是目击者?还有谁知道他是凶手呢?就在刘大成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个神秘的电话又来了。

还是一个低沉含混的声音:”刘大成,你还记得那个晚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