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惊

“叠一千对纸鹤,结一千颗心情,传说中心与心能相逢……”

我慵懒地蜷缩在床上,听着老旧的收音机里老旧的音乐。

开始并不觉得什么,可是听着听着,我忽然像被这首音乐触到了某根神经,一下子坐起来,”咔”地一声把收音机拧了。

外面,是沉沉的黑夜,黑得一发不可收拾。再远一点,星星点点的灯火像是精灵微张的眼睑,从这幢郊区的楼房往外望去,它们更显得遥不可及。

这样更好,这不更像我如今的心境?反正近半个月以来,我的心里就一直没有光明。

伤害,又一次恶毒的伤害!

我不开灯,就这样静静地一个人宅在房子里,舔尝孤独。今夜无人人眠,对于我们这届明天就即将毕业离校的艺术院校生而言,它有独特的意义。我没有去参加他们的欢宴和疯狂的party,我甚至不想让自己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夜在他们心目中奉若乐土的艺术学院里度过,我选择了我们四个姐妹在外面合租的这套郊区小屋将自己困禁。

突然,我听见黑暗中传来”咔”地一声脆响,紧接着–

“我的心不后悔,反反复复都是为了你,千纸鹤千颗心……”那首歌居然又唱了起来。

奇怪,收音机怎么自动开机了?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诡异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我一下把那台收音机扔了下去,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间里的灯。

昏黄的光线一下子洒满这间小屋,两张床,一只书桌,一台电脑,靠墙的角落倚着一只健身用的呼啦圈,一把棕柚色的吉他静静悬挂……

一切别无异常。

可是,可是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个不足二十个平方的屋子里,好像还有个人!

我惊慌地四下查看,却毫无所获。我把目光投向地上黑色外壳的收音机,它板起面孔一言不发,再也没有响起。

刚才还因毕业以及近期发生的那件不愉快的事而满腹伤感的我,内心瞬间已被深深的恐怖占据。我觉得这间屋里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帮我拧开了收音机,让那个东西一个劲往耳朵里灌:

千纸鹤,千纸鹤!

我突然想到,或许今晚我将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间冷清的小屋中,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如果真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或是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我连一个帮手都没有……

我冲出卧室,来到客厅,并同时摁亮客厅的大灯,此刻只有光明才让我觉得有些稍微的安全,但是,就在小小的客厅亮起的刹那,我呆住了。

对面雪白的墙壁,一只巨大的千纸鹤振翅欲飞!

它的头高高仰起,翅膀又长又大显得十分古怪,它身体呈黑色,好像正冲着我发出悲唳。

我马上看出来,这只是个虚无的影子。我顺势看向上方,就看到了顶灯灯罩上的它。

这只诡异的千纸鹤轻轻地贴在灯罩上,就像下方有一只无形的手将它托住。正当我还没缓过神时,它忽然毫无征兆地动了。

它飘飘乎乎地掉了下来,轻盈得不像是真的。

“嗒”一声轻响。

我诧异地走过去,弯腰把它拾起来,只一眼,我的目光就定住了,再也移不开。

只见这只千纸鹤刀刃一样的翅膀上,赫然显现一行血红的小字:

真相只有一个。

我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脑海里一片血光,似乎还有人在惨叫,有人在讥笑,有人在失声痛哭,千百只千纸鹤发出奇怪的悲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