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阴镖

华灯初上,有四条黑影跌跌撞撞地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里。四个人身上弥漫着浓浓的酒气,不知是谁嘴里还喃喃地喊着:”喝,再喝。”

“咦,前面没路了!”半醉的凌峰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不远处。只见经常走的小巷子竟然变成了一条死胡同。

何东头脑还算清醒,他瞪大了眼睛一看,顿时暴跳起来:”路呢?”

“估计咱们是遇上’押阴镖’了。”此时的关彦晞酒已经醒了一大半。

“什么是’押阴镖’?”凌峰问。

“‘押阴镖’就是阴间的人替阴间的人送东西,说不好听点儿,就跟咱们阳间的快递员一样。但是,阴镖往往押的都是尸体或者魂魄之类的。一般在押阴镖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的阴差跟着。而且因为阴阳有别,所以押阴镖的路上就需要有一堵’墙’将阴阳隔开,以防止阴气伤到了人,这堵墙就叫做’阴阳墙’。人看不到阴阳墙的里面,鬼也看不到阴阳墙的外面。只怕我们现在看见的,就是’阴阳墙’。”

“这么不吉利的东西,咱们还是绕道走吧。”何东说着,扭头就走。

关彦晞伸手将他拦住,一脸的兴奋雀跃道:”怕什么,像这种好事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说不定一会儿还能捞点儿油水呢!”

“油水?”其他的人一脸的难堪,”这种事能捞上什么油水啊?”

关彦晞故作神秘:”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人有爱占小便宜的,鬼也有爱占小便宜的。这些阴差押一趟镖,不知道要从鬼魂那里收取多少的好处。说不定,一会儿我们还能捡两张冥币呢!”

凌峰的胆子最小,他被吓得头皮发麻,说话都在颤抖:”你疯了,我们要冥币干什么?”

何东和吕桐也急忙跟着斥责关彦晞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关彦晞打断了众人的话:”你们先听我说!人们都以为冥币就是活着的人烧给死人的钱,好让死了的人在阴间也能生活得富裕一点儿,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冥币在阴间根本不叫冥币,而是叫做’寿币’,那些数字就代表了阴寿。人们总以为烧的冥币越多就越能显示自己孝顺,可事实恰恰相反。鬼魂停留在阴间可一点儿也不是个好事,阴寿越长,投胎的时间就越晚。可这些寿币到了阴差手里,效果又不一样了,阴差可以拿着寿币去威胁鬼魂替他们办事。鬼魂若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阴差就会将寿币销毁,鬼魂也就能早日投胎了。”关彦晞说着,得意地昂起头,”假如我们能弄到两张寿币,那我们就能去威胁鬼了。”

另外的三个人都是一脸的兴奋,似乎迫不及待地就想天上掉馅饼。

就在几人说话间,”阴阳墙”里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救命啊!”

四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那竟然是凌峰女朋友薛小雅的声音。

脚踩头

凌峰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很难看,他大叫着想要扑过去,却被关彦晞死死拦住:”凌峰,你冷静点儿。一旦你闯过了阴阳墙,鬼差很有可能将你押走的。”

凌峰急中生智,先是咬了何东一口,又将吕桐、关彦晞推开,朝着阴阳墙急奔了过去。

“不要!”关彦晞还想阻拦,可惜为时已晚。阴阳墙吞噬了一个人,心满意足地慢慢消失掉,似乎像是专门等待凌峰一样。

“现在该怎么办啊?”吕桐和何东焦急地问道。

关彦晞皱着眉头:”事情很是蹊跷。阴阳墙出现的时间刚好是我们四个人都在,而且偏偏又是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这就像是事先设计好的。而且,凌峰看到的阴阳墙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我猜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薛小雅。”

脾气暴躁的何东一把揪起关彦晞的衣领:”这都怪你吧,如果不是你非要说什么’押阴镖’,凌峰怎么可能遭遇这件事儿?我不管,你必须去救他!”

吕桐赶忙将何东拦了下来:”别慌,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凌峰应该算是心甘情愿走进阴阳墙的。所以,我们先回寝室再想办法。”

何东想了想,觉得确实有道理,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关彦晞走了。在回寝室的路上,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回头去找,什么都看不到,可不回头,却总听得到”啪嗒啪嗒”的声音。

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关彦晞将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

如果说凌峰主动走进了阴阳墙,那么薛小雅很可能就是阴差们所押送的阴镖。

正在关彦晞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咚”地一下,一个篮球大小的东西从窗外飞进来。那东西在地上滚了两下才停住,关彦晞一看,竟然是一颗人头。那颗人头上的两只眼睛就像两个黑窟窿,嘴巴和鼻子都已经变形,盯着关彦晞就跳过来咬。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