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陈灸

这是中国某知名悬疑推理惊悚杂志《精锐一读》的办公室,此刻办公室内的每个人都在思考打量着一件事。

这是一件关乎他们未来前途的事情。就在今天早上,他们得知了一个消息:《精锐一读》将发展一本独立的姐妹杂志,而杂志的主编将会在他们这些编辑中选定。

这对于每一个编辑来说都可以说是极好的消息。故而他们没人都在细细的思考,要如何方可脱颖而出。

不过有一人是例外的,那就是陈灸。他向来对于自己的文采十分自信,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他认为这次的主编位置一定是他。

下班的时候,陈灸仍旧像往常般意气风发的离开办公室。看着他的背影另一个编辑夏青灯狠狠骂道:”装什么装,看你何时倒霉何时死。”

她这句话本属无心,然她却没有想到就在今天晚上,陈灸将会死于非命。

……

夜间时分,陈灸一人待在家中看着电视喝着红酒。就在他准备睡觉之际,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啊?”陈灸有些许不耐烦的问道。

“您是陈灸先生吧,我是您的粉丝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您的地址了,我可以进来看看您吗?”一个娇柔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一听到那让人酥麻的声音,陈灸的心都要化了。一般来说女人的声音是和长相挂钩的,但凡声音好听的女人,长得也都不会太差。

陈灸听对方说是自己的粉丝,不禁想到那女子赤裸时的样子。

“好,我马上给你开门。”

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子,那女子有着一头乌黑飘逸长发。她看着陈灸动情的说道:”您终于开门了啊。”

陈灸带着笑说道:”不好意思要你久等了,你叫我陈灸就可以了。”

“那人家叫你灸哥哥,好吗?”

女子的那三个字要他全身的骨头都软了,他随即说道:”好好好。”

“那我们先喝点酒,好吗?”女子眨着眼睛说道。

陈灸听闻立马把她迎了进来,并且给她倒上了一杯红酒。喝着喝着,陈灸像是有点醉了,他看着女子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身子,并有意无意的向女子的胸上靠。

女子把嘴巴贴在他耳朵上说道:”我叫做杀手!”

话音刚落一把刀就刺入了陈灸的心中。

“臭男人。”女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我倒要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说着便动手挖起了陈灸的心来……

林飞见到这具尸体的时候不免觉得有几分恶心,陈灸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很开心,然这种表情在一个死人的脸上则着实让人心惊。

法医看着尸体说道:”是被人一刀刺入心脏毙命的,不过他的心脏已经被人挖走了。”

正在说话间,陈灸的同事都赶了过来,不知为何,看着他们那哭泣的表情林飞觉得比尸体还要恶心,许是他们的表演实在太好了,好的都不像是演戏了。

他们的主编维他看着陈灸的尸体痛哭道:”怎么会这样呢?他是我最喜爱的编辑啊,也是我们杂志最有可能成为副刊主编的编辑啊。”

林飞环视了其它人的脸,只见他们那悲伤的表情中参杂了一丝丝的安心。许是因为他们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的缘故吧。

忽然,林飞发现其中一个女编辑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许的不自然,像是在害怕什么似得。

“你怎么了?”林飞看着那编辑的脸说道。

“没……没什么……”那位女编辑的神色十分紧张。

林飞不免怀疑,他决心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位女编辑。

第二章夏青灯

那位女编辑的名字叫做夏青灯,也是一位十分了不起的女编辑。她是除了陈灸之外呼声最高的编辑。

而那天下班时,她还咒骂了一句陈灸。当晚陈灸就被人杀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她的嫌疑都太大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但无论怎么说舆论和流言对于她都是不利的。

夜间的时候,她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家中,此刻陈灸死时的惨样一直浮现在她的脑海,就像是一只赶不走的苍蝇。

“登登登”,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她不免感到紧张:”谁啊?”

“请问您是夏青灯小姐吗?我是您的粉丝啊。”

一听是自己的粉丝她不免放松了许多,对于一个文字工作者来说,能够拥有粉丝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情啊。

她立马把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

女子看着夏青灯微笑道:”您好,我十分的崇拜您。”

夏青灯立马笑道:”进来做吧,不要在外面站着了。”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