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邠州,有一个书生叫做罗子浮,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一直被叔父罗大业收养。罗大业家境十分富裕,而且没有儿子,所以十分疼爱罗子浮,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

后来,罗子浮交了一个朋友,连某,此人不务正业,道德败坏,经常出入烟花之地,后来便引诱罗子浮和他一起。

在青楼里,有一个从金陵来的青楼女,长的十分漂亮,而且精通琴棋书画,罗子浮很快便迷恋上了她,每天都沉浸在青楼里,不肯离去。后来,这个女子回到了金陵的青楼,罗子浮便偷偷地跟着她一起走了。

来到金陵,罗子浮每天都住在青楼里不曾离开,慢慢地身上带的银子也一无所有了。而且不幸的是,还染上了梅毒疮,身上开始溃烂发臭,可怜又没有钱医治,妓院只认银子不认人,随即就将他赶了出来。

罗子浮没有地方可去,在外流浪着,后来想暂时先去山里的寺庙中借宿,出家人菩萨心肠,或许会收留自己。于是便往寺庙去,走到半路,身体本来就虚弱,再加上又饥又渴,就晕倒在了路边。一个女子经过,给了他些吃的喝的,他才慢慢地缓过劲来。

抬头看这女子,皮肤雪白细嫩,光滑如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罗子浮看的入迷,女子晃了晃纤细柔嫩的手,罗子浮才缓过神来。

女子温柔地问罗子浮:”公子,你要去哪里?”

罗子浮便答:”我现在身无分文,无处可去,想去寺庙里暂住。”

女子便热情地说:”我叫翩翩,住在山洞里面,你既然无处栖身,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在我那里留宿,以免晚上被山里的豺狼虎豹给叼了去。”

罗子浮一听姑娘愿意收留自己,急忙开心地答应了,”那真是多谢姑娘了。”

然后便跟着翩翩走了,两人进入深山里,只见云雾缭绕,分不清方向。罗子浮跟着翩翩没一会便走出云雾,随后便看见一条小溪,小溪上架了一根长石条,小溪旁便有一个洞府,洞府的门口还有朵朵白云漂浮着。

走过石桥,进入山洞,便见里面有两间房间,干净整齐,简单却又不失华丽,而且屋内十分明亮。

“你快去门口的小溪里去洗个澡吧,洗一洗身上的疮就好了。”稍事休息后,翩翩建议到。

罗子浮一听,急忙脱掉了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去洗洗,果然,一进入溪水中,便有一股凉意遍布全身,令人神清气爽。再低头一看,身上的疮也慢慢地结了痂,一点都不会痛了。

洗完后回到洞内,翩翩便拿来了一双被褥铺在床上,催促罗子浮去睡:”公子,休息一下吧,睡一觉身上的病便都好了。还有你的衣服破了,待我给你从新缝制一件吧。”

说完,翩翩便在门口的芭蕉树上,取下几个叶子来,剪成衣服的模样,然后缝了起来,没一会儿便缝好了。把衣服叠好,放在了罗子浮的床头,便去睡了。

罗子浮第二天醒来,一看身上的伤全部都好了。心里直感叹溪水的神奇。他起身准备下床时,看见了床头的衣服,心想这芭蕉叶子粗糙不堪怎么能穿呢?疑惑地将衣服拿了起来,可是一到手中,芭蕉叶却变成了绿色的绸缎,十分光滑。

起来后来到山洞外面,看翩翩正在喝茶。翩翩一看罗子浮起床了,便笑了笑,起身开始给他准备早餐。只见她随手从树上取下来几片叶子,摆在盘子里,对罗子浮说:”这是饼,你吃吧。”

罗子浮愣了一下,不可思议道:”这,……这,能吃吗?”

翩翩点了点头,鼓励他:”衣服你不是穿上了嘛,相信我,尝一下。”

罗子浮想了想,便拿起咬了一口,果然是饼的味道。然后翩翩又用叶子剪成了鸡和鱼的样子,随后放在锅里烹调,没一会儿端出后竟然变成了真的鸡和鱼,香气四溢。

罗子浮一看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翩翩只是在一旁看着他笑。

室内角落里有个小瓮,里面盛着好酒。翩翩一次次取来喝,酒少了,就再用溪水灌满。

罗子浮在这里居住了几天,慢慢地身体也痊愈了。这天晚上,罗子浮刚刚躺下,翩翩来给他盖被子,罗子浮便趁势将她拉入怀中,倒在床上,翩翩推了罗子浮一把,”刚有了个安身的地方,就开始胡思乱想。”

“我刚见你就喜欢你了,每天都盼望着能得到你。”说着便开始解翩翩的衣服。

但是翩翩却也没有怎么拒绝,娇羞地投入罗子浮的怀中。于是二人便睡在了一起。

一天,有一个少妇来了,笑着说:”翩翩,你个小鬼头,现在有人陪伴,快活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