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真的毕业了,直接去工作的城市吗?”

“是啊,明天就出发!”

“我们要去毕业旅行!再不疯狂就老了!”

“来,最后一张合影要美美的!”

“茄子!”

赵文静第一次见到美女王苏是在那个一切看似平静的下午。

夕阳西下,南方小城阿尔兹浸在一片金红色的晚霞中,两个女生单薄的身影在夕阳的光晕里若隐若现。赵文静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像只年迈的骆驼踢里踏拉地跟在陈晨后面,一面感叹年纪大了体力欠佳,一面埋怨自己太贪心拿了这么多衣服。

一辆大巴从两人身边飞驰而过,尘土落定,停在不远的地方,背着行囊的人们鱼贯而出。

“是宾馆呢,下来的都是游人!”赵文静惊喜地喊。

陈晨点了点头,加快了奔向宾馆的脚步。

“等等!”赵文静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奇怪,两眼放光地凝视着大巴车下等行李的一个美女,”你看那女孩的连衣裙,V字领刺绣云锦图腾,Miss.M今年的最新款,一万多一条的!”

陈晨遥望过去:”嗯,一看就是你的品味!”

宾馆柜台前,导游在协助旅客办理入住手续,陈晨和赵文静排在众人后面。赵文静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裙子美女,陈晨则细心看着柜台后面的实时监控屏,整座宾馆每个角落的正在进行时统统在她眼前暴露无遗–到底是大城市的宾馆,安全有保障。到了她们两人选房号时,陈晨毫不迟疑地要了那间还没有人选过、隐藏在犄角旮旯楼梯间旁的201。她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不希望自己的房间暴露在每个人都走来走去的走廊上。

“201我要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是个膀大腰圆的同龄人,白背心大花裤衩,面相冷漠一头板寸,汗毛很重的手臂挡在陈晨要拿起201房间钥匙的手臂前。

陈晨不友好地问他:”凭什么?先到先得。”

大汉瓮声瓮气地说:”我刚才查看过,每一层的1号房是最接近楼梯间的房间,这家宾馆呈环抱式筒子型,每一层只有一个楼梯间,如果发生火情之类的意外,人们在紧张慌乱中很容易转晕。刚刚我已经把整座楼的结构格式摸得很详细,一旦发生意外我会第一时间冲出门直接上楼指引楼上的房客们逃生……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发生了火灾整条走廊都将是黑烟,你若能为其他人做出这样的指导,我可以把201让给你,1号房只剩下2楼这一间,不介意的话你可以选择205。”大汉说完,阴森森地凝视起陈晨。

柜台服务员冲大汉吐了吐舌头,其他人已经对大汉的考虑周详表达了赞美之情,陈晨甘拜下风将201让给了他。

“还刺探……反正住不了几天。”她悻悻地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拉着赵文静去了203。论道理论体力,她俩加起来都不是大汉的对手,何况旅行中开心最重要。

新城市的清晨窗外是鸟语花香,赵文静跟陈晨来到宾馆一层的餐厅。暑期的旅游胜地总是各种人满为患,七点刚过餐厅就已座无虚席。两人找到还有空位的一张桌,那个穿着Miss.M连衣裙的美女已经坐在那里,赵文静问起”这里有没有人”时她和气地请她们坐到这里。

“裙子真漂亮!”赵文静一坐下就无法停止对那条裙子的赞美。

“你的也不错嘛!”对方也愉快地发出赞叹,”你们是哪里人?也是刚到阿尔兹的吗?”

赵文静一打开话匣,两方就很快熟络了起来。美女叫王苏,刚从医科大学毕业,准备在这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暑假来场毕业旅行。

“我俩这也是毕业旅行,”陈晨指着赵文静说,”我俩是师大中文系的,业余时间写悬疑小说发在网上,以前也喜欢一起旅行,旅行是寻找灵感和素材的好机会。”

“是作家啊,出过单行本吗?”王苏饶有兴趣地问,”是哪个名家的真身呢?”

“保持神秘。”赵文静诡秘一笑,”可能你就是下一部小说里的主角,到时你就知道了,哈哈。”

愉快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昨天那个让陈晨扫兴的大汉金龙也和她们坐到了同一桌。王苏说她和金龙是昨天在大巴上玩”谁是卧底”的游戏时认识的。金龙光看外表很像美国电影里的恶棍,但他并不粗鲁蛮横,说话也很有条理,观察事物细致入微。最让大家感觉神秘的是,他只说自己正在经历一场毕业旅行,对关于学的什么专业哪个大学毕业之类的信息一概守口如瓶。

神秘好啊,神秘才有惊喜。赵文静感兴趣地观察起金龙,想象着从他身上会捞到什么好玩的故事。

“下面是一条本埠新闻。”公共电视的早间新闻播音响起。

“昨晚18时警方在梧乡县太阳湖洪武山附近发现两具女尸,死者身份已得到确认,分别是北方大学2014级毕业生蔡某某、王某,两人于6月20日离校后一起毕业旅行。死者手机、钱包、衣物等私人财物被洗劫一空,死亡时间大约为6月23日晚20点至22点之间,确认为他杀……”

赵文静看着屏幕上虽然打了马赛克但仍然触目惊心的案发现场,烦躁地戳了戳陈晨:”太阳湖,我们下一个目的地呢。”

陈晨盯着电视没有回应她。

“近期,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被拐卖、杀害的事件时有发生。与过去相比,无论社会如何发展、资讯如何发达,大学生甚至研究生群体对社会的认知、适应能力和安全意识依然没有太多变化,当代教育已无法满足大学生深度适应社会、处理复杂人际关系、化解外界危险等需要。大学生的热情、单纯加之防范意识的淡薄给他们的自身安全带来极大的隐患……据遇害女生蔡某某家属称,蔡某某平时热情大方,爱通过微信、QQ、陌陌等社交工具交友聊天,王某就是其同学年不同班、通过微信扫一扫结交的好友。据蔡某某家人回忆,6月23日下午16时左右蔡某某还通过微信跟家人透露她和王某在去往梧乡的高铁上认识了新朋友并打算结伴而行,但并未透露新朋友的身份,几小时后跟家里失联……”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