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雁门关

李天星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刚才赵明诚那招是怎么弄出来的,要说赵明诚达到半圣境,打死他也不相信。↖頂↖点↖小↖说,

别人不知道赵明诚的底细,他却是非常知根知底,半年前这货根本没有凝成文鼎,你说半年后,就达到半圣境,这让天下才子,怎么混呀?

所以,此人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特殊道具,在装神弄鬼!

跟李天星同样这样想的还有黑小弟樊瑞和公孙胜等人,他们都是装神弄鬼的宗师,没想到赵明诚在他们眼前玩出这么一招,却叫他们根本看不出把柄,那岂不是说,赵明诚的道行还在两人之上?

这样玩起来就更有意思了!众人不由对赵明诚好感度大增,再说,赵明诚可是第一个没有看不起他们这些修魔族的人,这等人物,必须结交!

“没想到赵大人居然能开启圣音,真乃我人族之福耶!”李天星的脸换得比什么都快,眼见大势已去,他当然选择随大流。

看在不知底细人的眼里,觉得这个李院长不愧为一方大儒,对事,明辨是非,完全不固执!

赵明诚在没有摸清此人的底细之前,绝对不会先起内杠,眼前拉起队伍是关键,同样对李天星拱手道:“侥幸而已,不足挂齿!”

随后转身对众位学子庄重地道:“众位学友,时不待我,雁门关的兄弟还在浴血奋战中,他们正在盼望着我们前去支援。现在,我宣布,明晨子时,就在这城门外集结,待粮草准备就绪。我们随第一缕阳光出发!”

“吼……”“集结……集结……”“出发……出发……”

众人听到确切的时间,马上个个兴奋地大喊起来,对于这帮没有完全见过血海的人,组团前去打妖兽,还是相当吸引人的,顺便还能刷民族大义值。这种机会,绝对不多!

搞定这帮人后,赵明诚安心地回到许府。

许家对他这次出征,给与充分的支持,除提供大批粮草外,还原意出两个长老级高手,暗中保护。

对这个结果,赵明诚表示非常感激,随后投桃报李。顺便不经意漏话说,以后许玲儿生的第一个儿子,可以考虑姓许。

这一话祭出,让许家众老怪们,对赵明诚的好感度更直线飙升……

雁门关。秦观一衣带甲地靠在城楼上一手提缸,喝着酒。

当初他满怀豪情地带着三千苏门弟子来此支援,却是在几次大战后,斗志渐磨。

妖兽比想像中更要厉害。尤其是当它们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它们的攻城战。绝对可怕到极点。

而人猿兽,却是妖兽攻城战中,最最可怕之兵。

当然,要不是人族有战诗战词等超级文宝助阵,若单单拼血肉之勇,怕是坚持不到十息。绝对完败。

他要永远保持半醉状态,才能时时能达到挥毫泼墨境,否则,一个不慎,雁门关绝对不保。

“秦师叔。少喝点酒!”苏小小不知何时,也上得城楼。

“小小,这里风大,你早点下去吧,莫让干风伤了你的皮肤。你秦叔没事,即使泡在酒缸中,也不会伤到身体的!”

秦观有些歉意地看向苏小小,他这个师叔当得没用啊,居然差点没守住雁门关。要不是苏小小带军来得及时,他秦观,就会成为苏门千古罪人。

“我知道你泡在酒缸中睡觉也没问题,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们的酒不多了,你得省着喝!”

苏小小来到此处后,才知道为什么大名鼎鼎的秦观镇不住场子:

虽然秦观才气冲天,可是他吟诵的战诗完全不属于攻击类的,江湖中已经有人在调戏他作的诗是“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

好吧,简单地说,他们戏称女郎诗。

不过,秦观的才气不是盖的,虽然无法作出属于自己的战诗,但是祭出的前辈高人战诗,绝对不能小窥,上次妖兽狼首人倾巢攻来,秦观只祭出《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直接幻出超级大山,把雁门关防的水泄不同,任凭妖兽攻击半天,也没有把他的诗域幻山攻破。

但是只防不攻,时间久了,就会让手下兵士使去战意。

纸上谈兵跟浴血奋战,有时完全是两码字。苏小小自从来到边塞后,对于这点,她也深有体会。

“秦叔,晚上我组织人马去偷袭一下敌方战队如何?”

“切切不可!对付妖兽,我们必须依托城墙之坚和战诗之利,跟它们玩消耗战,否则,你一下去,绝对会被它们当饺子吃掉!”秦观立马威严地拒绝掉苏小小的馊主意,要是她有闪失,那就玩大了。

苏小小仗有神兵之利,没有好好地发挥战斗力,相当不爽,不服气地道:“可是,你这样每天大耗才气地使用战诗,到时,真等到妖兽总攻之间,你有才气催出‘大儒真言’吗?”

“哈哈,丫头多虑了,我巴不得它们早点来总攻!”秦观大笑后,忽然放底声音道:“我悄悄告诉你,这次你二师叔也带来一份‘大儒真言’,只待妖兽王来袭,必把它留下!”

“啊,你说二师叔也来了?我怎么没看到呢?”苏小小没想到这次苏家几乎倾门压上。

“嘘!切不可声张,这是绝密消息!”秦观拎起酒坛,仰天倒了一口酒后,道:“丫头,现在放心了吧?快去休息先,放心,以后有的是让你砍人的机会!”说着,他到另一边巡视去。

雁门关外,落日如球,一片丹红,这种祥和的气息没保持多久,却是渐渐扬起了风沙。

是夜没久,雁门关外经常起风尘,有时黄沙满天,十步外,伸手不见五指。

谁也没注意到,雁门关边角一处城墙上,快速放下五条长绳,随后有一群身着夜行衣之人,集体握绳滑下,快速地融入到风沙中,向前遁去。

秦观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城楼上,对旁边的范祖禹不爽地道:“老范,你怎么也不出手拦一下?你知不知道,这帮娃这是给妖兽送大餐啊?”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