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测试才是硬道理

二师姐云青仙子略显慌乱,玉手一翻,直接把血色舍利隔空摄来,仔细一看后,她额头的香汗瞬间冒了出来,一直面无表情的玉脸,狂搐不已,冷冷地把法器递给罗湖飞道:“罗师弟,麻烦你亲自向阁主解释,这血色舍利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湖飞接过一看,瞬息白脸,坚硬无比的舍利竟然变成了一堆小粉,这是什么情况?

下一刻,他突然歇斯底地指着赵明诚道:“是他,是他搞的鬼!”

这次,跟罗湖飞一起来的人,全都把目光游离到地上数蚂蚁。

丢不起人啊!这位罗师弟,虽然资质逆天,但是,乱欺负人也请注意点逻辑好不好?你拿舍利法器砸人家头,还指责人家把舍利震成粉沬了,谁支持你,谁脑残!

“哈哈哈,我说小飞飞啊,人家不做你老大好多年了,你不要把以前一犯错误就要老大背黑的毛病,还继续沿用好不好?以后记得与时更新,现在你的老大是二师姐,你怎么不想会不会是她,特意用搞坏的东西,坑你跳楼呢?”

萧剑落和赵明诚心照不宣,半开玩笑地接过话题,直接玩挑拔离间,让他们玩狗咬狗去吧!

果然,凭罗湖飞生性多疑的性格,顿时把目光投向二师姐。他凭天灵眼天赋,获得阁主的亲睐,难保别人不眼红使拌。眼前的二师姐,以前也是阁主跟前的红人,一切皆有可能。

二师姐见他把怀疑的目光投向自己,直接爆了,怒吼道:“放肆!罗湖飞,血色舍利是你从阁主那里求来,说是用来降魔镇妖用!然后出山门的时候,忽然说我德高望重、武艺高强,到时由我使出,效果更佳,这才放我这里。中间在你手上,已经超过几柱香的时间,难保某人做了手脚也难说。”

被二师姐这么一说,罗湖飞的皱眉,更加深,沉思片刻,随后用手一指赵明诚,非常肯定地道:“是他,一定是他搞的鬼,我的第六感从没出错过。”

“无凭无据,连第六感都玩出来了,没见过这样欺负人的!”

香客李翠莲,直接看不过眼了,继续道:“这位娃,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师父这么帅的光头,被你用东西砸了个包不说,人家连你的东西碰都没碰到,你还污蔑他?即使云霄阁主李云霄在此,老妪我也敢找她理论!”

这人谁呀?竟然像是在护犊子?几天没见,萧剑落这家伙,不会勾搭老奶奶成功了吧?

罗湖飞嘴角略抽,无语地打量着这位敢直呼李云霄的老妇,见她气质尚好,完全也是经常发号施令之辈,不敢再造次,眼神一转,道:

“这位老大娘说的也没错,不过唯一能说得通的答案,就是这小子,是妖孽附体!而且还是经历过三九妖雷劫的妖孽,也许人家有这种特殊的手段也说不定!对了,方丈老头,你们许愿池一脉,也同样有高级舍利,你拿来叫他握着,是妖是魔,绝对一目了然!对了,使用前,请注意查看舍利,是否正常!”

说话的同时,罗湖飞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赵明诚,此时继续冷冷地道:“任你手段通天,看本公子如何逼你现身!”

方丈见来人一口咬定这人是妖孽附体,虽然感觉云宵阁的人,做的有点过。但是今天这事发生的诡异无比,妖雷劫轰在这人身上,他是亲眼所见,心中也早想祭出舍利,测测附近有没有妖孽!

轻示宣礼,点头表示支持,随后转身,亲自去取镇池舍利!

赵明诚没有半点妖孽上身的觉悟,有人免费驱鬼,他欢迎还来不及呢!

萧剑落见这家伙一直说自己两人是妖孽,气急笑笑道:“哈哈哈,小飞飞,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对了,上次你跟我斗鸡输我的三千两银子什么时候还呀?现在你身价上去了,别说还没钱还哦!”

呃,还玩斗鸡啊?围观的众人被刚切换的话题差点搞晕!

罗湖飞以前当纨绔时,早就练成了厚脸皮,“你现在银子,感觉还有用吗?要不要我们再赌一局,本少爷就赌你是妖孽上身!”

“停停,我说小飞飞,香火重地,不要动不动就玩打赌,你现在多少也代表云霄阁的小门面,以后要戒情戒欲戒赌戒……”

“戒你麻的头,我忍你很久了,小飞飞是你叫得吗?今天不把你打的灰飞烟灭,我就不叫罗湖飞!”被人一直压着当小弟叫半天,罗湖飞直接暴了起来,“你一个像蚂蚁一样的小凡人,本公子心情好,才跟你玩斗嘴,心情不好,今天就是捏死你,又如何?”

“竖子你敢!”李翠莲同样暴走,直接挤到萧剑落的向前,厉声迎着罗湖飞道:“李云霄瞎了狗眼,竟然捡这样的东西当宝贝,我呸!”

“对对,另类天赋有个屁用,心术不正者,只会把师门拖死!”

“对对,连人外有天,天外有人都不懂,装逼的人,迟早要被雷劈死,有种现在去山顶站着,看看你会不会被雷劈死!”

所有香众,早对这人看不顺眼了,个个纷纷出言声援。

“啪啪!”赵明诚轻拍两下手掌,见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右手食指朝天,指指头上纱布上写着的字,众香客一愣,随后明了,纷纷退后站好,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云霄阁的人。

罗湖飞愣了一下,这人只是头上缠着一条纱布而已,上面依稀有两团黑影,为什么这些人,一看到黑影,就个个安静地退后呢?这是搞什么神秘?

此时,方丈已经虔诚地捧着一个法盒出来,对众人道:“许愿池历代几千,虽然没出什么踏虚之辈,也偶有禅者圆祭化出舍利!这枚就是本庙镇宝舍利,就是当初,指点红月仙子破虚的,无相禅师的佛骨舍利。”

“叮咚!发现佛系能量,抽取,能升佛光等级三级。提炼,能生高级化毒丹一枚。请选择!”

竟然能提升佛光三级,明显比刚才云霄阁的东西,要好上一半。

赵明诚心动不已,当然,此时不是抽取的时刻,只能非常坚强地道:“放弃选择!”

“这就是许愿池的镇庙之宝‘佛骨舍利’?没想到老妪我竟然有如此福缘,还能亲手抚摸,大家让让,来,让我第一个先试!”李翠莲马上第一个挤了过去,双手非常虔诚地放在上面。

无相佛光,白洁柔和,瞬间沿着她的双手浸了进去,没几息,就从她的体内透体而出,重新凝回佛骨中。

“哈哈,大善啊,我竟然能让佛光存体五息,看来最近虔诚礼佛,也是有效果的!”李翠莲非常高兴地下来跟熟悉香众,打着招呼,分享喜悦。

果然,下一个香众上去,佛光在他身上逗留的时间很短,只有三息。其她挨个上去的香众,逗留时间有的更短,没有人超过三息。

随后萧剑落也上前一摸,居然佛光也在身上停留五息之久,此时,谁还敢说他是妖孽附身?

最后,包括天欲大师在内,他们的目光全都投向赵明诚,因为,只有他还没有测试。被妖雷劫筑过基的人,他们都想看看,佛光遇之,会是什么表现?

被众人这么一盯,赵明诚也没有多大底气,自己被什么东西附身,跟妖雷劫完全没有关系好不好?没想到被这家伙歪打正着,竟然死磕正确了!

“妖孽,心虚了没?我告诉你,许愿池的佛骨比我们云霄阁的血色舍利,成色更高一成,你这是自做孽不可活,我呆会要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原形。各位香众,不怕告诉你们,本人除了另类天赋,还身怀天灵眼神通,所有妖孽,在我眼里根本无处藏身!你们睁大眼睛等着看好戏吧!”一直仔细观察赵明诚的罗云飞,完全不望关键时刻表现自己。

“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赵明诚随后把手放在了佛骨舍利上。

众人正想说此诗大赞,忽然,异父突生,但见佛骨舍利佛光大盛,照在赵明诚的头上,包扎伤口用的纱布瞬间收缩一落,刚才还被砸出包包的额头位置,此时空空如也,昨天脑袋磕到的很深的伤口,瞬间结疤,以内眼可见的速度为之凋落。

更诡异的是,此时赵明诚光光的脑袋,被佛光一照后,竟然出现一道反光,而且反光慢慢大盛,随后在他脑袋不远处,逐渐形成一道小光圈,如彩虹一样清晰可见。

“佛光,竟然是佛光!”方丈激动地膜拜在地,此子竟然是灵童转世,身负佛光,难怪对妖雷直接无视。自己把他一送去雷音寺,怕是不用再筹集银两,就能换到万丈金身的神通秘籍了吧?

天欲大师此时跟方丈想的不谋而合,没想到这次竟然捡到宝了,什么天灵眼,人家是灵童转世,还是带佛光的那种,你连给他提鞋也不配!要是让李云霄知道得罪了灵童,某人无耻地想着,到时,很想知道她会有什么表现!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错,小师父一早就被我看出他是灵童转世,否则,为何解禅解得如此让人受益呢?”香客中最激动的是李翠莲,没想到有机会,听灵童论禅过,自己的破事,在他面前,怕是不足一提吧?求抱大腿啊!

云霄阁众人,看到佛光大盛,跪也不是,走也不是。总不能还说人家是妖孽吧?

尤其是罗湖飞,没想到被自己一直叫嚣打压的妖孽,竟然玩出灵童转世,你麻的,不要这么欺负我好不好?

怒急攻心,直接祭出最强一招,天雷玄爆!

但见一条蓝色雷龙快速地轰像赵明诚。

这一手攻得非常突兀,端得是又狠又急。正膜拜在地的众人,根本来不及半点反应。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