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凶案

民国十八年,上海滩,发生了件轰动一时的案子。

这个案子死了四个女人,并且全是寡妇,她们死的前一天,还在同一张桌子上打了半天的麻将,而且,她们的死相竟然都一模一样,全是被吊死的。

李探长到了第一名死者现场,房门是虚掩的,屋内有一些杂乱的男人足迹,死者被吊在客厅中央的吊灯上,可以推断,吊上去的时间不短。

李探长仔细地观察着已经被放下的平躺着的死者。女人衣服完整,身上没有明显的淤血,死前应该没有遭受凌辱。

他又特意观察了死者脖子上的绳索,那是一条结实的麻绳,结也打得很专业,是一个被扣死的活结,不容易解开,却越拉越紧,看来,凶手是个有经验的惯犯,至少精于此道。

死者依次为:刘玫瑰、管牡丹、陈桂花和张月季。赌场的伙计称她们为”四朵金花”。

很明显,这四个不同现场发生的命案,应属同一个案子,案发时间大致相同,作案手法极为相近.

“虎头,你怎么看?”李探长面无表情,略带严厉地问。

“不是自杀,这是肯定的!”

李探长望着他没有说话,只是严厉地看着虎头,把虎头逼视得阵脚大乱:”我们,我们一定要抓住凶手!”

“如果凶手是四个死者之一呢?”李探长突然问。

“那……有一个是自杀?她杀了三个人,然后自杀?那是谁呢?”虎头被紧迫之下,反倒冷静了下来。

“刘玫瑰。”李探长很果断地扔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是她?”虎头大惑不解,自始至终,他一直跟在李探长身后,李探长看过的每一处地方,他也看了,可是他却一点都没发觉刘玫瑰死的现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没看出来?”李探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问。

虎头使劲摇头。

“那你回去再看一遍,”李探长抬腕看看表说,”五点之前能看出来,我升你做班头。”说完大踏步离去。

虎头立刻跑到刘玫瑰家。

现场除了尸体被搬走,其他物件仍是原样子。虎头心里明白,他要找的答案还在屋内。

凌乱的房子,撒落满屋的什物,如同虎头此刻杂乱无章的思绪,他有些发懵,仿佛地上的每一个物件都在嘲笑着他。

虎头突然抬脚,把一个首饰盒子一脚踢飞到墙上,”啪”的一声,盒子撞墙后竟然折回向他砸过来,吓得虎头赶紧缩起脖子闪躲。首饰盒子落到地上,”咣当”一声后,一切恢复寂静。虎头的眼睛落在了盒子上面,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捡起盒子,扒了半天才把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虎头猛地一拍脑袋,站起来,飞快往警察局跑去。

李探长正埋头翻着案卷,虎头推门而入:”探长,我发现了,刘玫瑰家里果然不寻常。”

二、线索

“其他三人的家不但被翻乱,还被仔细搜刮过,而刘玫瑰家里的首饰盒根本没有被打开,这说明是有人故意将屋子弄乱,并不是想寻找财物,所以,刘玫瑰自杀前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被杀的假象,对不对啊,探长?”

李探长看看表,说:”正好五点,你讲完了?”

“完了。”

李探长惋惜地看着他说:”虎头,我还是不能升你做班头了,没错,刘玫瑰家里是一个制造出来的假象,但她却不是自杀。

“她的死因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因为她无法自己吊死自己,她脚下也没有承接物,并且,以她的体力,也无法瞬间击倒和她体型一样的女人,并把她们吊死,你没发现吗?所有死者身上几乎都没有挣扎和搏斗的痕迹。”

虎头眨巴着眼晴,羞愧不已。同样的勘察现场,竟然有这么多的线索在他眼前溜走,原来,这才是差距。

“那么探长,凶手为什么要杀她呢?她一点油水都没有啊。”

“对,”李探长点头,”这就是关键,凶手一定和刘玫瑰极为熟悉,甚至刘玫瑰可能参与了对其他三人的抢劫谋划,她是被灭口的。”

“那我们应该如何着手?

“凶手得了珠宝,一定会销赃,我们就从这里人手。另外,我还想搞明白,刘玫瑰为什么会一贫如洗,她的钱到哪儿去了?”

上海滩的珠宝店,基本都是黑帮经营,与警察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事情没有牵涉到帮会本身,这些帮会总是乐于和警察合作。

虎头从大金珠宝店老板王大金口里得知,有一个宁波口音的人曾与他联系过,说有一批首饰急于出手,并且约了当晚见面看货,看货地点就约在大金珠宝店内。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