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这个地产经纪相当坦诚,当我和妻子问及为什么这幢别墅竟会以如此低的价格转让时,他毫不隐瞒地告诉我们,因为这里曾经是一幢凶宅。

我忘记了这个地产经纪的姓名,他虽然给过我们名片,但他的姓名实在是太普通,我瞄了一眼放进钱夹后,便马上毫无印象了。

地产经纪告诉我们,这幢装修豪华的别墅,前一任主人是李倩倩。我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想到了一年前那桩曾在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过的连环命案。

一年前,我与妻子所居住的夔城,出现了一个变态连环杀人狂。杀人狂每次都选择雨夜作案,毫无动机地选择目标进行杀戮。凶手作案的手段千奇百怪,但离开凶案现场之前,都会在遇难者的尸体旁,留下自己使用过的雨披。所以这个凶手也被报纸称之为”雨夜杀手”,至今依然逍遥法外,没被警方捉住。

李倩倩是李子豪的独身女儿,而李子豪则是夔城最大的地产集团的总裁,夔城首富。李倩倩也是死在”雨夜杀手”手中的遇难者之一,因为身份特殊,她的死在夔城引起了极大轰动,成为市民茶余饭后讨论的重点。听说当时,她的尸体就是在她自己的别墅中被发现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准备购买的二手别墅,竟然会是李倩倩遇害的地方,难怪价格低得惊人。

见我和妻子有些犹豫,地产经纪也知道这笔生意不太容易做成。为了给我和妻子留下一个私下讨论的空间,他借口抽烟,先出了别墅大门。看得出,这位地产经纪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妻子有些恐惧,不愿买下这幢曾经发生凶案的别墅。而我却很喜欢这别墅,不仅仅是因为价格便宜,更是因为别墅中的装修风格甚合我意,复古、简约,却又不失典雅。据说前主人李倩倩是夔城大学考古专业的毕业生,难怪有着这么独特的品味。

为了说服妻子,我领着她在别墅中参观,不停向她介绍各处装修细节在典籍上的出处。当我们来到别墅的地下室时,妻子忽然问:”这里的装修又有什么样的典故呢?”我看着地下室,不由得耸了耸肩膀,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地下室也装修过,但却非常狭窄,与别墅其他地方显露出的宽敞大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妻子显然受了侦探神秘小说的荼毒,她睁大眼睛问:”会不会原来这个地下室很大,但是前任主人杀死了某个人,然后把尸体拖到地下室里,砌了一道墙,把尸体封在墙里?”

我答道:”要不,咱们把别墅买下来,然后再慢慢研究。”

1

沈园庆曾经听别人讲过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在某座名山上偶遇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好奇地问:”您是不是高人呀?”老者答:”是的,我会杀恐龙。”年轻人激动地大叫:”您收我为徒吧!”老者答:”好呀,跟我学吧”

四年后,徒弟对老者说:”师傅,我现在已经学会您老的全部功夫了,可是我现在去哪杀恐龙呀?”老者想了想,说:”哦,现在恐龙都灭绝了哦。”徒弟急了,忙问:”那我靠什么吃饭呀?”老者笑了起来:”你再去占个山头教人杀恐龙呀!”

说来惭愧,沈园庆就是这么一个占了山头教人杀恐龙的人。在夔城大学里,他主讲一门古怪的课程,还带了几个硕士研究生,但他却一点也看不出这两个学生毕业后能去哪里就业。或许,也只有像他那样,找个大学当老师,继续教其他学生学习这门古怪的课程。

这门古怪的课程叫古夔人语言文字研究。

据文字介绍,夔城偏安于西南一隅,建城两千余年,历来都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处。据研究,古夔人属于古苗人的一个分支,有自己的语言与文字,但语言文字在几百年前就消亡了,只能从考古出土的文物碑铭中管窥一二。没有人会对几百年前某种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感兴趣的,如果不是李子豪的话,夔城大学也不会开设这门课程。

众所周之,李子豪是夔城首富,豪杰地产集团的老总,五十三岁。他家里藏有一本传了几百年的家谱,还有一摞先人写的古书,都是用古夔文写的。有钱人就喜欢做些无聊的事,比如说复原家谱,翻译老祖宗写的书。所以李子豪就给夔城大学捐了一笔巨款,请大学将家谱与古书由古夔文翻译为汉语。

沈园庆正好就是一个研究古夔文的专家。

翻译古文字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尽管有沈园庆这样的古夔文专家,但如果没有学生协助,即使花上几年时间也难以完成翻译工作。所以沈园庆在本科生里找了两个学考古的学生,与他一起翻译。为了留住学生,m..沈园庆干脆请求学校破例以本硕连读的形式,将他们招为了自己的研究生。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