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10点,刑警袁婧接到110接警台派来的任务,来到城郊的安康殡仪馆。

她刚走进去,就被一群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围住。只见一位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抱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走到灵位前。三鞠躬后,他带着哭音沉痛地说:”尊敬的逝者,虽然你不是我的客户王先生,但你替他去死,让他免于灾祸,这份情义,我代表安民保险公司致以真诚的谢意。”

见此情景,家属更加激动,有个中年妇女上前揪住他的领带,骂道:”我老公遇车祸刚走,你们保险公司不肯赔偿,凭空说出这种话来,不怕遭报应吗?”袁婧急忙拉住年轻男子问:”你的意思是,死者是个替身,王先生并没有死?”

年轻男子慢条斯理地递上自己的名片,上面印着”理赔员李然”:”我今天来原本是代表公司悼念王先生的,谁知却在殡仪馆边的小巷子里见到了王先生。我叫他的名字,他却跌跌撞撞地跑了。”

“这怎么可能,警察可是验过尸的,他的家人亲手将他推进火化炉,哪里会有假?”袁婧说。

李然指天发誓道:”不信就调监控录像,王先生生前,我见过多次,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就调录像吧!”袁婧觉得,这个李然显然是故意编造谎言,想赖掉赔偿金。

大家来到监控站,值班员调出了录像。从录像上看,小巷仅能供一人通行,地面积满了污水与垃圾,从今晚9点半往后看,起初没有任何活物出现。在第21分钟,一张扭曲变形的脸突然贴在屏幕上,大家吓得惊叫起来。这张脸很脏,眼睛鼓凸,阴冷地盯着摄像头,嘴角带着一抹诡笑。很快,画面快速闪烁,屏幕只留下雪花斑点。显然,他破坏了摄像头。

“老公!”一个中年妇女冲上前,抱住电脑屏号啕大哭,她是”死者”王中强的妻子朱兰,”你个死鬼,回来为什么不找我?”袁婧被眼前这一幕搞糊涂了。假如监控视频中的脸是王中强的,那之前警察验尸,被家属指认,并推进火化炉的尸体又是谁的?难道,世间真有亡灵还魂这种事?

“这是怎么回事?”她转身问李然。李然耸耸肩:”王先生出事前一周,投保了赔偿金额高达3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警官,后面的,你自己去联想吧。”

假死骗保!这是袁婧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她将这段视频拷贝了一份,决定带回警局分析。李然拦住她说:”美女,留个电话吧,晚上微信你。”袁婧道:”我对卖保险的没兴趣!”

“谁要追你了?我是想给你发其他证据。”李然说。袁婧的脸顿时火辣辣的,丢下一张名片,风似的逃了。

回到局里,已是凌晨,袁婧调出王中强案件的档案。三天前晚上10点左右,王中强驾驶出租车行经城西监控盲区黄洋渡口附近,车辆突然自燃,王中强被活活烧死在驾驶位上。事后有两个目击者,但都提供不了有价值的信息。

袁婧查看现场照片,发现死者已被烧成黑炭。死者家属是根据出租车牌号及遗留在现场的工卡残片、手机、钥匙等物品,以及死者身材确认其身份的。由于家属对死者身份没有异议,法医并未做DNA检测。这说明死者有可能并非王中强,这就能解释王中强死而复生的怪事了。假如是这样,这起交通事故极可能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

袁婧激动起来,这可是她毕业后第一次接手这种恶性案件。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李然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请。袁婧惦记着他之前所说的其他证据,立即验证通过。

李然传过来一个压缩文件包。袁婧打开,里面是一堆保单复印件。她一张张认真查看,保单显示一周前,王中强的确有向安民保险投保了一份3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这个时间点跟案件发生时间太近,难以洗脱他骗保的嫌疑。难道王中强真的没死,他在骗保?那被烧死在出租车里,被推进火化炉的人又是谁?

微信还在响,袁婧打开一看,李然正在自言自语似的分析案情:”我查了王家人近期的医疗记录,发现王中强15岁的儿子在半年前被查出尿毒症,再不换肾,就活不过这个月了。这个病耗光了王家全部积蓄,我想这是王中强假死骗保的直接诱因。”李然的话让袁婧很吃惊,没想到一个理赔员对案件竟然有这样深的调查,她不禁来了兴趣:”那怎么破案?”

“我有妙计,不过你得先答应明天陪我去喜来登酒楼吃饭,否则免谈。”李然露出”流氓”本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