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秦豪死了。在清宫戏的摄影棚里,一把长剑从他的前胸进、后背出,血流满地。他在这个棚子里拍了无数场刀光剑影的戏,这一次一剑毙命。

我的上司素素是许秦豪所有剧集的制片人,她现在正被警察问话。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尚文发来的短信,他说他把送给我的礼物塞在沙发的垫子下面。我哪里有心情去理会他的礼物!

听说许秦豪是在门口遇刺的,他一路爬到摄像机那儿。他一定是想录下案犯的线索,谁知他跑不过命,摄像机上沾满他的血迹,却什么都没录到。

许秦豪在事业上爬得太快,难免会遭人嫉恨;他又是著名的反派小生,出演的角色总是让观众爱恨交织,难保不会是变态观众下的毒手……至于男女关系方面,许秦豪是著名女制片人素素一手栽培起来的,他们两人的关系早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最近许秦豪准备转行去做制片人,听说是因为和素素的关系决裂。从合作者变成竞争者,素素杀许秦豪的动机也很大。

“素素姐,没事吧?”警察离开后,我关心地问候我的上司。她对我说:”没事,我有不在场证明。”她边说边和着水服下两粒维生素。

我受了激励,出门后坐到接待室的沙发上,把手伸到垫子底下摸索了半天。尚文说送了礼物给我,放在沙发垫子底下──可是,礼物呢?我给尚文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

早晨起床,我看见手机里有二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尚文的。

“我没接你电话,是因为当时正在接受警察的问话。”虽然我很不想听尚文解释,可听到他说这话,我不禁一愣。

“我是素素不在场的证人,案发当时我正在接受她的面试。”尚文连连解释,”我一直想跟你说的,可你总是一副懒得听我说话的样子。面试很顺利,成功的话,以后你就躲不过我了。对了,礼物收到了没有?”

“我还没去看呢。”我回答尚文。”也是,凶杀案这么大的事,够你们忙的了。”尚文给自己找台阶下。这个男人的执著似乎挺让人感动的,可我就是下不了决心接受他。

那时许秦豪跟我好,后来我把他介绍进公司,他说不想把儿女情长带到工作中来,我们的关系不必再提。后来我才明白,在他进公司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利用价值就已经完毕。接下来,他开始利用我的上司素素,走上他的事业星光大道。当然素素的资源也总有被开发完的一天,听说许秦豪最近勾搭上了影视公司的女老板。

“尚文……还是算了吧。”不给他机会不是讨厌他,而是不想给他一个遭报应的机会。

谋杀案件的调查陷入僵局,惟一的突破点是凶手一定是公司里的人。因为平时公司到处都装了摄像设备,由总控制台统一操作,可是在许秦豪遇害前后的半个小时里,这些摄像设备出了人为故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许秦豪曾经是恋人关系的秘密还是被曝光,我被警察叫去问话。

我说:”案发这天我恰好调休,上周有一个通宵加班,我当时就跟我的上司素素说好了。这天我睡了一个懒觉,然后就去了一家连锁美容院做脸,前台和美容师可以为我作证。在案发时间前的一个半小时,我一分钟都没有离开过那家美容院。”我递给警察一张名片,上面有美容院的地址和电话。

问话结束后,我接到尚文的电话,他约我晚上吃饭,这次我答应了。

尚文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坐在餐桌的另一端。我知道这个男人爱我,我承认我也喜欢他,只是要真的走到一起,对我来说,太需要勇气。

“明天记得的话,别忘了去沙发垫子下面看我给你的礼物。”尚文说。

我正想告诉他自己去看了什么也没有,边桌的椅子便被人拉开,是先前问我话的那个警察。”有个疑点想请你解释一下,你平时都在家附近的美容院做美容,可为什么案发这天跑到离家约有一小时车程的连锁店去?”

听起来,好像是我特意要让自己完全洗清嫌疑的举动。”那天是我生日。”我解释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