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疑云

梅花湖位于楚州市境内,毗邻长江,因形似梅花而得名。到了仲夏季节,湖水碧绿,莲花盛开,湖边杨树林绿树成荫,吸引来许多游客,湖边度假村的生意自然也是一片红火。

7月13日清晨,有个老农在湖边打猪草,意外发现一具男尸。”湖里淹死人啦!”老农一声惊叫打破了梅花湖的宁静,周围村民纷纷跑到湖边围观,有人立刻用手机报了警。

一辆警车赶到梅花湖时,村民们已将尸体打捞上岸,用几片荷叶遮盖着。领队的警察是楚州市公安局刑警中队罗队长,他带来了法医和几位警察,还牵着一条警犬。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结果表明,死者溺死于昨晚12点至今日凌晨2点之间,没有异常的体部特征表现,胃里残存大量酒精和未消化食物。现场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根据死者衣袋里的票据,其身份很快查明。死者名叫张求富,生前在楚州市从事建筑装潢业,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罗队长找到张求富的妻子,告知她这个消息,她当即昏厥过去,在医院抢救了半天才清醒过来。”他死了,我们母子俩怎么过呀……”她悲痛欲绝,号啕大哭。她告诉罗队长,张求富年轻时就爱好游泳,前几年还参加过街道举办的游泳比赛,水性很好,不会轻易淹死的,一定是被人谋害。

湖底全是淤泥,而张求富的指甲里干干净净,不含一点淤泥,说明他沉到湖底之前就已经死亡,并非真正溺水而死。难道他真是被人谋杀?那个谋杀他的人又是谁?出于什么目的?罗队长陷入了沉思。

罗队长让张求富妻子列出她丈夫生前的朋友名单。专案组民警在调查走访中了解到,张求富临死那天,他们相互间都没有联系过。朋友们还介绍说,张求富进入建筑装潢行业十几年来,做生意以诚信为本,很讲义气,在行业圈子里口碑较好。应该说,他在生意场上没与谁结过仇怨,不可能有什么仇人。再者,张求富的妻子随他一起进城定居,典型的贤妻良母,不存在红杏出墙嫌疑而招惹丈夫杀身之祸。初步分析,仇杀和情杀的情况基本上可以排除。

这时候,罗队长接到实习侦察员小雯的电话。小雯报告说,张求富出事那天晚上,和几个人在度假村酒店喝酒至深夜,其中有个酒友名叫范达。小雯是省警官学院大三学生,暑假在刑警中队实习。接到梅花湖浮尸报案后,她自告奋勇,要求参加破案。为锻炼小雯,罗队长有意把她安排到梅花湖度假村侦察有关情况。

范达在楚州市小商品市场做生意,是个小有名气的批发商,专案组很快传唤了范达。在公安局刑警中队办公室,范达向罗队长讲述了他和张求富在度假村酒店喝酒的情况。

那天晚上,范达接到电话,应邀来梅花湖度假村见一个熟人,正好碰见在酒店附近等人的张求富。两人以前就认识,还合伙做过几笔生意。一阵寒暄后,他们就坐进酒店大餐厅对饮起来。结果,范达没见到熟人,却陪张求富喝酒喝到半夜。半夜1点以后,他们走出酒店时,两个人都醉醺醺的。张求富朝梅花湖方向走去,范达正要喊他,却见湖边有个长发女子在向他招手。他以为张求富和情人幽会去了,就自个儿打出租车返回市区。没想到,第二天就在电视上看到张求富溺死在梅花湖的新闻……

罗队长起身把范达送出办公室:”谢谢你的配合,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还会找你了解情况的。”范达走后,罗队长眉宇紧蹙,他想,范达说他曾”接到一个电话”才去梅花湖,张求富去梅花湖,是不是也同样因为一个电话呢?

亡灵幽魂

妻子贤惠善良,并不能保证男人没有拈花惹草行为。既然张求富死前曾和一长发女子在湖边幽会,表明他极可能存在婚外恋情,或许这就是致命原因。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寻找那个”长发女子”。罗队长马不停蹄,再次找张求富的妻子了解其丈夫生活作风情况,并将”713″案侦查进展通知她,表示一定会抓到凶手,希望她积极配合警方侦破此案。但是,张求富妻子否认了张求富有情人的说法,说前一阵子张求富刚完成一个工程,因天气炎热,近-周没出门,呆在家里陪伴老婆孩子。张求富出门前和妻子打过招呼,说去梅花湖买一些新鲜莲蓬回家,哪里料到那天出去竟踏上了不归路。

小雯的爸爸是楚州市中心医院主任医师。中午回家吃饭,他见女儿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便问了她几句。小雯性格爽直,就说了梅花湖浮尸案的一些情况。她爸爸说,今天上午中心医院转来一个患者,是梅花湖附近的村民。那个患者病情十分特殊,昏迷中还不停地说胡话,说什么”女鬼招魂”。经诊断分析,患者因过度惊吓而导致暂时性神经失常,经抢救治疗那老农才恢复正常状态。

小雯联想到专案组调查梅花湖浮尸案时,范达也曾提到过半夜里湖边有个长发女子向张求富招手的事,她决定去医院询问那个患者,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或许这两件事还存在某种联系呢!小雯顾不得午休,就跟她爸爸去了中心医院。在医院里,她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想了解梅花湖传奇故事。在医务人员鼓励下,老农回忆了当时看到的情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