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内焦尸

这是龙番市东部的一个豪华小区,小区由10余栋6层双单元小楼组成,每单元只有一户,每两层为一户复式楼。

现场位于其中一栋楼的二楼,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消防队员们正在收拾地面上的水管,二楼的一面窗户玻璃被高压水枪冲破,但窗外并没有明显熏黑的痕迹。

“兄弟,火不大吗?”我问。

一名消防战士摇了摇头,说:”不大,都没见到火光,两下就给俺们冲灭了。’

“那,你们进入现场没有?”我接着问道。

战士又摇了摇头,说:”没有,这门结实。我们一面灭火,一面有战友在破门,火灭了,门还没弄开。”

我穿过被支撑着的门禁单元门,来到现场住户101室的大门前。钢制的大门门框看上去的确有些扭曲,我默默点了点头,随即又抬头问:”那你们怎么知道里面有人死亡了?”

战士停止收拾水管,说:”你们公安局的人从对面的阳台上打光进去看的。”说完他指了指现场对面的二楼阳台。

这时,一名龙番市公安局的技术员从现场后面的住楼走了出来,扬了扬手上的聚光勘查灯,说:”秦科长好,刚才从对面看了,确定里面有一人死亡。”

我点点头,戴上手套走到门口,看了看形状怪异的门锁说:”这种门锁我倒是第一次见,确实很奇怪,这门的料子也真够结实的,业界良心啊,难怪你们弄不开。”

“门锁把手上有纱布手套痕迹。”林涛拎着一个小盒子走到我身边说,”这天气,在住宅区里戴手套的,除了法医、保姆、环卫人员,还真就没啥好人了。”

“我可没碰着门锁。”我举起双手。

“你在那边和消防小战士聊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完了。”林涛觉得我的动作很滑稽,笑着说,”初步分析,可能是临走带门时留下的新鲜手套痕迹。”

“你是说这是命案?”我瞪起了眼睛,”你刚才去哪儿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林涛举了举手上的小盒子,说:”我去拿这个了,开锁啊,不然咱们怎么进去?”

我说:”你还会技术开锁?”

“必须的啊。”林涛戴上头灯,拿起工具开始开锁。

“这可不是一般的锁啊。”我饶有兴趣地抱着双手站在林涛身后,”你能把它弄开,我叫你哥。”

“我看不像命案,”胡科长和王法医走了过来,说,”刚才询问小区保安,有一些线索。”

“哦?”我转身看了看身后同样露出好奇眼神的消防战士,揽过胡科长走到了一边。

不论是不是案件,相关的重要信息在调查阶段都是需要严格保密的。很多人认为公安藏着掖着一些关键信息是故意卖关子,其实不然,这些消息一旦泄露出去,不仅会给侦查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在甄别犯罪分子的时候,也会出现困难。比如有人要为真正的凶手顶罪,他一旦得知了案件的关键信息,就会骗取侦查人员的信任。

即便对于同属公安部门管辖的消防队,我们也是需要保密的。

“是这样的,”胡科长见我把他拉到一边,会意地一笑,说,”保安说,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全小区停电了。”

我抬腕看了看表,时针指向12点35分,说:”那火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听我慢慢说来,”胡科长说,”据对保安的调查,晚上10点10分左右,保安室突然停电了。保安们就赶紧出来看,发现全小区11栋楼都是黑漆漆的。对了,这里要先说一下,这个小区一共11栋楼,每栋楼6户,一共也就66户人家。实际人住的,大概有40户人家,都挺有钱,平时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灯火通明的。所以没一会儿,就开始有人陆续地往保安室打电话。”

“嗯。”我点了点头,说,”这个天气,晚上都有三十七八度,没有空调,这些富人确实不好熬。”

“保安马上联系了物业,物业通知了电力公司,”胡科长继续说道,”电力公司在晚上10点半就赶到了这个小区,检查了小区的一个总电闸,发现跳闸了,顺手一推,整个小区的电就来了。”

“总电闸?”大宝说,”总电闸跳闸肯定是有短路啊,他们也没去检查哪栋楼短路了?”

“如果是短路了,推上去应该会再跳的吧。”胡科长说,”他们分析可能是偶然原因导致了短路,所以推上电闸后,见每栋楼都有电了,于是就走了。”

“那总电闸在哪里呢?”我问。

“在小区保安室后面的墙角,有一个铁箱子,电闸就在里面。”胡科长说。

我点点头,说:”胡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是现场的电路有问题,他这么一推,虽然没再跳闸,但不代表可能在短路的地方引起火花,如果附近有易燃物,就会引燃。如果家里的主人睡得很熟,或者喝醉了,可能没有察觉家中起火,所以当火烧到他的时候,即使醒了也来不及了。”

胡科长点点头说:”我觉得起火和停电碰得也太巧合了吧,哪有那么巧的事情?现在是夏季,住户用一些大功率的电器比较频繁。我们已经碰到过好几起因为电路问题失火而引起的人身伤亡事件了。”

“可是,”我说,”火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呢?”

胡科长说:”是这样的,电重新来了以后,两个保安就睡下了。可是其中一个人越想越不放心,因为他看过前几天报纸上说的电路起火烧死人的案例,所以就起身拿着灯去巡逻。”

“这时候是几点?”我问。

“十一点半。”胡科长说,”离重新推上电闸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当保安巡逻到现场楼下的时候,发现现场的窗帘在燃烧,还有烟从窗缝往外冒,当时他就报警了。我们派出所和消防队的人5分钟左右赶到了现场,一方面灭火,一方面上了对面的楼观察室内情况,发现现场内床上有一具尸体,应该是已经炭化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