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新租的房子在城北的古城区,光听名字就知道这里的房子一定又老又旧,尽管在看房子之前我就做好了准备,可是,等到踩着吱呀乱叫的木楼梯跟着托管往楼上走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凉了半截。

张浩尘在我身后不停地聒噪:佩萱,还是再看看别的地方吧!你看这里这么破,离你单位又远……

我一言不发,只是转过身,静静地望着他,他便识趣地闭紧了嘴巴。

房间太久没人住,有一股发霉的气味,家具很少,家电更不用说,只在卧室床头摆了一个电视,说电视有点儿夸张,因为那小东西只有一个32开的书本大小。

张浩尘一直不说话,也不看我,一副又气又恼的样子,他气我宁肯一个人租住这样简陋的房子,也不肯搬进他们单位分给他的一室一厅,跟他一起住;他恼当初给我承诺,毕业三年之内一定会买一栋大房子娶我进门,可是已经过了三年,他这个小技术员废寝忘食地工作,也只是换来了单位一个40平米小房子的使用权。

他这个人自尊心太强,而我知道怎样轻而易举地触动他的软肋,伤到他。

我故作满意地叹了口气,夸张地大叫:房子真不错,又大又宽敞,我终于能住进大房子了!

我搬进了古城区,这里没有宽带,没有电话线,我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可是,我觉得我的未来是有希望的,如果跟张浩尘同居,我的人生便一眼望得到头了,在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琐事中忙忙碌碌,一生倏地就过去了,就这样辜负美好的青春以及漂亮的脸蛋,我实在不甘心,我要过精彩的生活。

搬进来的当天晚上,收拾停当之后,我躺在床上,视线落在那个小电视上,忍不住自嘲地叹了口气:这也算电视吗?

我随手打开电视,一阵雪花过后,屏幕上出现半张脸,是一个女人的侧面,看起来很熟悉,此刻,那半张脸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我好奇而仔细地看着她,看清楚之后我大吃一惊:电视里的女人,竟然是我!

镜头越拉越远,我看清她正趴在一个望远镜前,透过窗子望着什么,从望远镜前红漆斑驳的窗棱,以及她身后古老的大木床上可以看出,她所处的房间,正是这所房子!

我推开窗子望出去,对面隔着一条马路就是红纺区――S城里最富贵的小区,那里能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她呢?

从高倍望远镜里望出去,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额头上的皱纹,那张平时森冷的脸,此刻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我们浩天房地产大名鼎鼎的董事长──沈一鸣,此刻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

我又惊又喜,转过身望着小电视,一颗心狂跳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又为什么要指引我看到沈一鸣呢?

小电视的画面已经转换了,画面里的女人依然只露出半张脸,侧对着我,她旁边多了一个男人,眉眼清淡,两个人正热烈地说着什么。

我断定我并没见过那个男人,可是,有了沈一鸣的经验,我知道,小电视里出现的人,一定会与我的人生发生关联,只是不知,这个男人带给我的,将会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第二天上班,出了门我就仔细观察身边的每一个男人,可是并没有遇到电视上的男人。

我有些失望,无精打采地走进公司,刚进门就滑了一跤,跌坐在地上我才发现,地板又湿又滑,想不摔跤都难。

我呲牙咧嘴地揉着腿,一边大叫一声:谁拖的地?

身后传来一个清亮而陌生的声音:对不起,是我!

我转过身,看着那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他比电视上还要英俊,望着我的眼神里,有一丝热切。

我的视线扫过他手里的拖布,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只是个来实习的大学生罢了,这样的人即便与我的人生有关联,他于我而言,也不过是第二个张浩尘罢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