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

夜,深沉而寂静,乌沉沉的云堆满了夜空,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熟睡正酣的陈云忽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

“又降温了。”陈云迷迷糊糊地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可是,那寒气竞似无孔不入,居然穿透被子直袭陈云的身体。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奇寒,陈云打了个哆嗦,终于悠悠地睁开双眼,却顿时惊得险些心脏停跳。

就在自己床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静静地悬浮着一个虚淡的身影,那身影穿着一件染血的白衫,阴森的长发盖住了整张脸,裸露在外的手脚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血痕,正断断续续地滴落着殷红的鲜血。

陈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他想要叫喊,嗓子却像被无数丝线紧紧粘连,竟发不出任何声音。那骇人的鬼影幽幽地望着他,突然,它的嘴唇开始慢慢地开合,那节奏看起来就像是在对陈云说话,可陈云的耳边却依然是一片死寂。

大脑中的某根神经似乎已经绷到了极限,陈云哆嗦着在冰冷的墙壁上摸索着,终于找到了那个救命的白色按钮。

“咔哒”一声,寝室的灯射出了柔和的白光,瞬间,那可怕的鬼影和黑暗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寂静的寝室中只有陈云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洞地回响着。

“林军,醒醒!”陈云拼命地摇动着室友的身体。

“干吗?半夜三更的!”林军含糊地回答着。

“我刚才看见她了!”

“谁?”林军皱眉。

“何晓月!”陈云一字一顿地说道。

林军像被电了一下,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到了极限,不可思议地望着陈云。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因为他知道何晓月是一个死人!-个星期前,她和男友李泽一起到郊外的一处密林中幽会,不料却双双遇害,尸体被残忍地剁成了碎末,凶手至今都没有找到。

“她来找你千什么?”林军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不知道,不过她好像在对我说话。”

“说什么?”林军的脸色已变得有些灰白。

陈云轻轻摇了摇头,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恐惧在这间沉寂的寝室中迅速地蔓延……

凶灵何在

当晚,陈云和林军开着灯对坐了一夜,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

天刚蒙蒙亮,陈云便和林军一起离开了这间鬼气森森的寝室,二人在校外的豆浆摊上闷头喝着豆浆,每个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陈云,你没事吧?”林军忽然发现陈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没事,就是有些冷。”

“冷?”林军皱眉,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又看了看陈云身上那件厚厚的羽绒服,双眼流露出了c诧异之色。

“冤魂缠身,阴盛阳衰,又岂会不冷。”一个低沉男声从身旁幽幽传来,二人忙回过头去,只见与自己隔着两张桌子的地方,正坐着一个带着蛤蟆镜的中年人。

“师傅,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陈云疑惑地问道。

恰巧豆浆摊的服务员上前给陈云掺豆浆,他瞄了一眼蛤蟆镜,鼻子里不屑地发出一声冷哼:“你别理他,那就是一个靠给人算命混饭吃的江湖骗子。”他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说给那名中年男子昕。

中年男子推了推脸上的蛤蟆镜,似乎并不以为意,低下头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豆浆。

“你怎么知道我被冤魂缠身?”陈云疑惑地问道。

“我看到了。”蛤蟆镜神秘地一笑,不待陈云追问便快步消失在了那尚未散尽的晨雾中,只剩下陈云和林军呆坐在原地面面相觑……

“陈云,我查到了,鬼魂缠人一般只有三种情况,一是报仇,二是想传达信息,三是想请人帮自己完成某个心愿。”一番查询后,林军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向了陈云。

“那何晓月来找我是属于那种情况?”

“报仇肯定不会,她又不是你害死的,传达信息的可能性也不大,她和你没什么交情,所以,唯一的可能性是她想找你帮她完成某个心愿!”

“我能帮她完成什么心愿?”陈云一脸的诧异。

“我想,她很可能是想让你帮她找出杀死自己的凶手!”

陈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