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舌

拔舌

房间里的灯突然亮了,四周很空旷,只有正前方的地上放着一面紫色边框的镜子。蒋歌疑惑地走向镜子,镜子里先是映出她的裙角,然后是手臂、头发,直到整个人出现在镜子里。然而镜子里出现的不是她的脸,从脖颈处延伸出来的是一条长长的正蠕动着的紫色舌头,类似于唾液的粘稠液体正顺着蒋歌的脖子滴在地上。

“啊!”蒋歌惊呼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她的脑中怎么会突然浮现那样的画面?一旁的何麦玲不满地瞪了她一眼,何麦玲正在讲一则关于“紫镜”的日本恐怖传说:“因为紫色在古代传说里是不祥的颜色,所以当一个人的脑袋里突然幻想出紫色的东西,这个人就会遭遇不幸,比如说紫色的舌头或是紫色的镜子啊。”

蒋歌的心莫名地紧了一下,应露露不相信地撇撇嘴:“何麦玲,你少吓唬人,我才不信!”

“哈哈,我也是无意中在网上看见的,不说这个了,今天来这里你俩可要好好陪我练歌。”何麦玲拿起话筒唱歌,蒋歌以前也听过她的歌声,很是一般,却不知为什么,这次何麦玲唱得极好,一旁的两人都听得入迷了。

一首歌唱完,ktv的房门被敲响,服务生端进来两碟小吃。

“我们没点这个。”蒋歌疑惑地低头看着桌上那碟像人的舌头一样的东西。

“这是免费赠送的。”服务生说完就离开包间,何麦玲捡起小吃送进嘴里:“这是西施舌,也叫花蛤,美昧又营养丰富,这家ktv倒挺大方的啊!”应露露也好奇地吃了一口,直夸好吃,蒋歌却不动筷子,她的脑中浮现刚刚幻想出的画面,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啊!咬到舌头了,好痛!”应露露大叫了一声。

何麦玲一边取笑她一边问蒋歌怎么不吃,蒋歌摇摇头说自己害怕,何麦玲丢给蒋歌一块果酱小面包:“那吃这个吧。”

果酱面包竟然是咸的,味道还有点怪,蒋歌正要看清楚里面夹了什么东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前男友李通的电话。

电话那头半天没人说话,不久之后,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咂嘴的声音。

“李通?”蒋歌紧张地大嘁一声。终于,李通虚弱又带着诡异的声音响起:“蒋歌,我在学校后面的建筑工地上,快过来。”李通说完就挂断电话,本来蒋歌是不愿去的,想到之前她和李通提出分手,可李通死活不愿意,还是趁着今晚把话说清楚吧。

推开ktv包间的门,蒋歌突然听见有人在她身后惊呼好痛,她回过头,只看见何麦玲和应露露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盘中的西施舌。

蒋歌坐车来到学校后门的工地上,四周很黑,看不见一个人影,她拨打李通的电话,手机铃声在不远处响起,那里黑洞洞的,隐约辨出一堆废弃建筑材料的轮廓。

“李通?”回答蒋歌的只是回声,突然,周围发出了奇怪的咂嘴声,“吧唧吧唧”,一下一下。蒋歌又叫了一声,那种咂嘴的声音越来越大,远处废弃的建筑材料里伸出一条像蛇一样的东西,正向蒋歌所在的地方蠕动,不,那根本就是一条紫色的舌头!

“啊!”蒋歌一声尖叫往后跑,直到她跑到墙角,那条舌头似乎有意识地在她周围绕了一圈,然后就不动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舌头没有任何动静。蒋歌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她尽量不靠近舌头,企图离开墙角,猛地,舌头像弹簧一般,猛地收了回去。

“咚”一声,撞到墙上,舌头逐渐憋下去萎缩成一团,而蒋歌也注意到:就在舌头的位置,侧躺着一个人。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蒋歌的心里升起,她不由自主地向那个方向走去,直到看清躺在地上的人脸,是李通!他的双眼由于惊恐而睁得老大,嘴巴大张,舌头被人生生拔掉,空洞的嘴里只有两排染满鲜血的牙齿。

蒋歌四肢发冷,脑中一片嗡呜,那条萎缩的舌头突然又扭动起来,发出女人的尖锐叫声:“好痛!”跟在ktv里发出的声音如出一辙。

蒋歌拼命往学校的方向奔跑,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脚腕,一个女人侧躺在地上,脸上是骇人的青紫色,她的嘴里竟然也没有舌头,正用那双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蒋歌。身后扭动的舌头又发出撕心裂肺的尖锐叫声,直到远处亮起一道手电筒的光亮,舍友吴诗圆跑过来,神情怪异地注视羞蒋歌。那条舌头和躺在地上的女人一起不见了,只是墙角李通的尸体宣告着,这一切并不紧紧是一场可怕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