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方网站

请人送棺

李登北正发愁在网上找不到合适的兼职的时候,qq响了,一个同学给他发了一个链接。

李登北点开一看,原来是一个箱包类的网购网站正在发布任务,任务内容为:

招聘临时快递员:只要您按时将商品送到卖家手中,就可免费在本网站选购一种商品。多送多选哦!

“咦,还有这种好事?”李登北大眼一扫,发现这个网站上卖的都是名牌箱包。正好女友悠悠这几天跟自己闹别扭,不如选一对情侣包送给她,她肯定就能原谅自己。

李登北赶紧点了“确定”,最后选择了一对看起来很fashion的情侣包,点击了“提交”。

这时,一个暗红色窗口跳了出来:

感谢您参与本网站活动,只要您完成任务,您选购的情侣棺材就将送出,赶快行动吧!

棺材?李登北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恐惧感就像一把尖刀瞬间直插心底。他颤抖着重新浏览了一遍这个网站,一个个地点开商品的大图仔细看,终于发现这些箱包样式的商品竟然全都是棺材。

李登北心跳都快爆掉了,冷汗一个劲儿地往外冒。

他慌忙关掉网页,惊疑地环顾四周,然后只感到心脏猛地一紧,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一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正在静静地注视着他。没有头,没有脸,没有身子,只有一双眼睛。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李登北条件反射地喊出一句:“谁?”

没人回答,敲门声戛然而止,那双黑暗中的眼睛也不见了。

李登北鼓起勇气,慢慢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咬着牙猛地一下拉开门。

门外没人,只有一个很大的包裹。李登北把包裹拆开一看,发现是一个样式和大小都酷似皮箱的棺材。棺材上面还有一张快递单,收货人姓名写着:吴景明。

“叮咚……”又是一声短信提示铃声,李登北神经又是一紧,打开手机。信息内容为:

快递员李登北,你要送的货物已经到了,现在你要找出这个收货人。

李登北看了看短信,又看了着眼前这口小棺材,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诡影重重

次日清晨,刘晨看着近乎发疯的李登北,悄悄地对王子山说:“昨晚咱们在网吧通宵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看李登北现在这样子……”

王子山叹了口气说:“从早上我们见到他时起,他就一直在找各种人问同样一个问题’你认识吴景明吗?’。吴景明是谁?”

问完这个问题他俩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不知道。”

忽然,李登北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那个人揉着脑袋,疑惑地问:“李登北,你干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李登北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是悠悠。

悠悠撅着嘴不满地说:“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就来找你了啊。你怎么了啊?”

悠悠这一问,李登北更着急了,他一脸惊恐地对着悠悠说:“我被鬼缠上了,只有找到一个人我才能得救,快点找到他!”

悠悠皱起眉头正要再问,刘晨和王子山跑了过来。刘晨说:“你不用再问他了,你来看看吧。”

于是他们几个一起来到寝室,刘展一指:“李登北好像就是因为这个箱子变成这样的。”

“那不是箱子,那是棺材!”李登北凄厉地大喊道。

刘晨他们齐齐地打个寒战,王子山走过去细细端详,道:“还真是一口棺材。收件人姓名–吴景明。”

悠悠的脸色骤变,失声喊道:“吴景明?”

“怎么了,你认识?”李登北急忙问道。

悠悠摇了摇头,仿佛这件事太难以接受,良久,她才慢慢地说出一件事:

吴景明是悠悠的前男友,他和另一个叫冯毅的人一起开了一个网店,专门销售箱包。可是吴景明逐渐地发现一些名贵的手提包莫名其妙地消失,问冯毅怎么回事,冯毅却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

有一天,两人酒后再度提到这个问题,冯毅依然不给出明确答复。吴景明一冲动就上去和冯毅扭打了起来,在厮打中冯毅一个失手竟然把吴景明打死了。冯毅酒醒后后悔不已,为了掩盖罪行,他就把吴景明碎尸后装到一个编织袋里,偷偷地埋在了乱坟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