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里的人头

李思源睡过了头,当他睁开眼睛时,寝室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李思源急忙穿好衣服,连牙都来不及刷,就急匆匆地抄起放在桌子上的书直接出了门。

当他路过宿舍楼下的一棵大树时,发现了同班的孙淼正站在教学楼前的一棵松树下,抬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嘿,还不去上课,已经迟到了。”

李思源好心提醒了孙淼一句。

孙淼瞥了李思源一眼,又扭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看松树去了。

李思源没有再理会孙淼,而是冲进了教学楼里,当他气喘吁吁地来到教室门口时,发现孙淼居然已经坐在教室里了,他的旁边,还留有一个空座位。

李思源走到孙淼的身边,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轻声地说:“不错啊,跑得比我还快,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平时也没见你锻炼,没想到体能这么好。”李思源觉得孙淼是在他上楼的时候,由另外的楼梯进了教室。

“咦,这是什么?是你的东西吗?”李思源发现孙淼的脚边放着一个布袋,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这个是我的。”孙淼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他。

“里面是什么东西?”李思源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摸,可是他的手刚触及到布袋的瞬间,就被孙淼的手给抓住了。

孙淼冷淡地说:“现在,它还没到换主人的时候,所以,不要碰它。”

李思源轻轻抽回了手,惊讶地问:“换主人?难道里面是一只宠物?”

孙淼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当李思源和他扯别的话题的时候,孙淼就不理他了。

虽然没人和他说话的李思源一直犯困,但他还是撑到了下课铃声响起。

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却一不小心把放在桌子上的书给弄掉了一本,正好压在了孙淼的布袋上。李思源赶紧弯下腰去捡书,顺便迅速翻了一下那个布袋。

谁知道李思源是不是故意把书弄下去的呢?

李思源翻了一下布袋之后发现,那布袋里的东西,绝对是孙淼的。

有谁的人头不是他自己的呢?

当李思源看清了布袋里的那张惨白的脸和那双瞪大的眼睛时,立刻被吓得瘫倒在椅子上,胸部剧烈地起伏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天上掉下的布袋

过了好久他才缓过气来,发现坐在他旁边的孙淼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而刚才还放在他脚边的那个装着孙淼人头的布袋,也不见了。

李思源问了一下坐在他身后的同学,看到孙淼去哪了吗?可他得到的却是一个在他意料之外的回答。

“孙淼?他今天没来上课啊。”

“怎么可能,那刚才坐在我旁边的难道是鬼?”

李思源想起了装在布袋里的人头,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他还是不信邪,遂即又找了几个同学来问,结果,他又得到了几个一样的答案–孙淼今天没来上课。

“难道,我刚才做了白日梦?”

现在李思源反而后悔刚才他没有从布袋里的人头上揪几把头发下来,作为他没有做白日梦的证据了。

李思源越想越觉得烦躁,连胸都有点闷闷的感觉,他来到窗户边上,准备透透气。

突然,他想起了孙淼抬头看松树的奇怪举动,于是,他把目光移向了那棵松树。接着,他便看见了站在松树下面,手提着布袋,正在抬头看着松树的孙淼。

孙淼好像发现了李思源的目光,转过头来,对着窗边的李思源咧开嘴微微一笑。

李思源立即离开窗户,朝着楼梯口奔去,可是当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下楼的时候,孙淼的身影还是消失不见了。

“他到底在看什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