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

自习课上,罗涛涛又拿出他的刻刀开始雕刻橡皮。这是他的怪癖,他技术很好,雕什么像什么。

现在他正雕刻的是英语老师司建民,在他灵巧的手下,司建民的一脸凶相被刻画得栩栩如生。

就在快要雕好时,一个人忽然对他说:“雕得不错啊!”

“呵呵,还行吧。这家伙我雕了好多次,谁叫他总收拾我,我雕完了,再把它细细切成饺子馅。”罗涛涛头都没抬,顺口答道。

“想法不错啊!”身边那个人的语气突然变了,挖苦地说道。

罗涛涛的心猛然提了起来,一侧头,果然看到了司建民那张凶恶的脸。

“司……司老师……”罗涛涛尴尬地笑笑,却不知说什么好。

司建民暴喝一声:“站起来!”

罗涛涛激灵一下就站了起来,椅子被挤得“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所有学生都在偷笑,司建民捏着罗涛涛的耳朵,把他从教室一直拉到了走廊的过道里,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罗涛涛握在手里的刻刀和橡皮,因司建民这狠狠的一巴掌而落到了地上。司建民上前一脚,把橡皮雕刻踩成了面饼。然后他大喝一声:“自习课不好好学习,雕刻诅咒老师,我会报告学校给你记大过的。今晚放学前,你就在这儿给我站着!”

司建民走了,教室里传来一阵嬉笑声。同学们高一声低一声地取笑着罗涛涛,让站在门外的他懊恼不已。

好不容易熬到晚自习结束,同学们一个个走出教室。罗涛涛这才走过去,想捡起自己的刻刀和橡皮雕刻。但是当他俯下身时,却陡然打了个寒战。

只见被司建民踩扁的橡皮雕刻,裂开的地方竟然慢慢地渗出红色的血迹。血迹虽然不多不明显,但是已经把小小的橡皮完全浸泡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同学们已经走过来,罗涛涛顾不得多想,赶紧捡起橡皮和刻刀,拿出一块纸巾擦掉了地上的血迹,然后匆忙地直起身来。

这时,一声尖叫突然刺破了晚自习结束时固有的喧嚣。

“不好了,司建民老师摔死了!”

橡皮小店

司建民竟然坠楼摔死了。

据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事说,当时他去检查学生们的自习情况,回来时表情木木的,眼神也有些发直。后来他说自己有些头晕,要到办公室外透透气,却径直走到阳台护栏边,一头栽了下去。

那晚,没有离校的大多数学生都看到了司建民死时的情形。

他虽然是从三楼坠落的,但是脑袋整个摔碎了,血液和脑浆一起涌出来,泡着他扁扁的脑袋,让人触目惊心,恐惧异常。

最恐惧的人当然是罗涛涛,因为司建民的死似乎和流血的橡皮雕刻有关系。如果这两件事之间有联系,那就太可怕了。那分明就等于是在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存在。

罗涛涛当然没敢和任何人说。晚上,他躺在床上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司建民死时的惨象和橡皮雕刻流血的画面。忽然,他想起自己这块橡皮很特别:这块橡皮不是从一般的文具店买的,而是从一家专门的橡皮店买的。当时,看到竟然有人开店专门卖橡皮,罗涛涛就感觉很奇怪,现在看来,那不应该是奇怪,应该是诡异才对。

他决定第二天就去那家小店看看,看看背后有什么秘密。

思考着熬到了天亮,罗涛涛洗漱完毕,连早饭都没吃就跑出了家门。他快速地往学校跑去,那家小店就在学校西边的古道街上。

终于来到了古道街,罗涛涛却傻眼了:那个本来属于橡皮店的地方,此刻却换成了一家服装店,纵观整个古道街,根本没有橡皮店的影子。

难道自己记错了地址?绝对不可能啊!罗涛涛犹豫着走进了那家服装店,小心地问店主:“这里原来卖橡皮的那家小店呢?”

“什么卖橡皮的小店?”店主诧异地反问他。

“这里原来是一家卖橡皮的小店啊,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服装店?”

“我在这儿开店一年多了,你别捣乱啊!”店主不客气地说,已经摆出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罗涛涛只好悻悻地走出店门,心里的恐慌和疑惑越来越重。

刚走了几步,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于是就看到了服装店门口的告示牌:营业时间晚九点到凌晨四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