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你是否注意过,跑步的时候,为什么都是习、惯性按逆时针方向跑?因为顺时针跑步,会死人的!想知道其中玄机吗?屏住呼吸,我来告诉你。

夜晚,别跑步

这天是十五,夜色很好,大大的月亮挂在天上,许多情侣都在操场上散步。

因为头晕,严小明今晚本来是不打算来跑步的,郭亮亮硬是将他拽了过来,说是跑步,出出汗,感冒就好了。

刚到操场,郭亮亮一看到跑在前面的是几个女生,就立马猴急地追了上去,到现在都还不见踪影。

他跑了几圈,觉得很累,就靠着操场已经破败不堪的围栏坐了下来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之后却觉得浑身更不舒服了。

他喝了口水,想躺一下,刚往后一靠,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感。他吃力地转过身,借着手机的光,看到是围栏上凸出来的一根生锈了的钢丝扎进了身体。

“你是谁?”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语气中夹杂着兴奋,惊慌和不可思议。

严小明眯了眯眼睛,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见对方的头发很凌乱,将整个面部盖住了,看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

“你是谁?”女孩再次问道。

这时候吹起了晚风,严小明突然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我叫……”他突然打住了。因为他恰好看到,女孩的头发被风吹起来后的脸是只有几个大洞的–骷髅!

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眼睛怯怯地朝女孩脚下望去–悬空的。

女孩没有脚,也没有影子!

“咯吱!”严小明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是……”他的“鬼”字还未叫出口,由于身体的颤抖,一股剧烈的刺痛从后背袭卷而来。

被这么一刺激,严小明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想跑,然而脑袋传来的晕眩感让他的双腿一下子软了下去。他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跌撞了两下,朝面前躲闪不开的女孩扑了过去。

因为和女孩距离近,他这下将那腐烂的恶臭闻得更清楚了,他的脸眼看着就要贴到对方那只剩骷髅的面部时,严小明的脑袋终于一热–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严小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

“哟,小明,你可醒了,吓死我了。”于文博关切地看着他。

“对啊。”鲁力诚在旁边插了进来,“我们正说,你要还不醒,就给你送医院去呢。”

“我怎么了?”严小明坐起来,想起刚剐那一幕,还是觉得头晕,“我怎么在这里?”

“都怪我不好。”郭亮亮一副“都是我的错”的样子,“你发烧了,我还拉你去跑步,你晕倒了我都没发现,还是别人把你抬回宿舍的。”

“你……”严小明顿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你有没有看到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孩?”

“没有啊。”郭亮亮疑惑地摇了摇头,“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被围住了?那女孩怎么了?”

“没怎么!”严小明心有余悸地躺了下去,后背的伤口还有些痛.难道昨晚发生的那恐怖的一幕是自己烧晕了头,做的梦?

“对了!”鲁力诚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是你被抬回来时,黏在你身上的。”说着,对方递过来一张卡片,“不知道是用的什么胶水粘的,难闻死了。”

严小明接过来,是一张学校的胸卡,上面写着:白依依,土木0701

当看到上面的头像时,他刚放松的心突然又“咯瞪”的响了一下–号牌上的照片居然是骷髅。

“什么东西啊?”郭亮亮叫着,一把抢了过去,“哇,美女啊。好小子,人家胸牌都黏在你身上了,说,你还做了什么坏事?”

“哟。”被郭亮亮这么一说,于文博和鲁力诚也将脸凑了上来。

“哇,眼睛好大,好有神啊。”

“标准的樱桃小嘴。”

“……”

三人还说了什么,严小明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嘴里喘着粗气:为什么自己明明看着是只剩骷髅的脸,他们三个看到的却是另一个样子呢?

带句话给你

那张胸牌第二天就被他扔到了那晚女孩所站的地方。他再也没去操场上跑过步,每晚都做着和白依依有关的噩梦,除此之外,生活没有别的变化。等严小明后背被扎的伤口快愈合的时候,终于,怪事儿来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