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李婷婷发现了一个很有趣儿的网上服务,叫网祭。顾名思义,就是在网上开辟一个祭祀专区,让人们可以方便地在网上寄托对先人的思念之情。

今天不用上课,李婷婷宅在寝室里上网。无聊之时,她又点开了网祭的页面。

找了十多分钟,李婷婷失望地发现,那些大型的网祭网站都需要开通会员才能登陆,而那些小网站她都逛遍了,没有什么意思。就在李婷婷准备放弃时,一个黑色画面的网祭网页突然弹了出来。

页面古典凝重,还飘荡着黑色的幽灵,让人情不自禁地升起了悲伤之情。除了这些,四周是一座座坟墓,阴森恐怖。

按照系统的要求,李婷婷注册了账户。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几个字:亲,请问你要几座坟墓?

李婷婷想了一会儿,然后填上了:一座。

过了一会儿,一座大的坟墓出现在屏幕上,坟墓的周围是枯萎的杂草和泥土。接着,系统提示李婷婷为她要网祭的人建立纪念馆。

该帮谁呢?李婷婷兴奋不已。她从小就喜欢恶作剧,此时有了这个可以捉弄人玩的东西,当然不会错过。

有了,就弄陈慧儿吧。陈慧儿是李婷婷的室友,捉弄她不会怎么样的。于是,李婷婷就建立好了“陈慧儿纪念馆”,在纪念馆上写好陈慧儿的名字,接着又附上她的照片。还好李婷婷的手机上面有几张陈慧儿的照片,于是李婷婷选了张最好看的。

就这样,陈慧儿的坟墓和纪念馆就建好了。

看到电脑屏幕上陈慧儿的“遗像”和“坟墓”,李婷婷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她又按照规定有模有样地给“死者”上香、祭酒、献花、点歌。

忽然,李婷婷看到陈慧儿“墓碑”上空空如也,原来墓碑上还要写上死者的生平介绍和生前故事。

这样可以在网络上虚构别人的故事,简直让李婷婷有种掌握别人命运的感觉。当即,她就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写了起来。

电脑吃人

生前介绍:陈慧儿是美术系的系花,追求她的人络绎不绝。这天,同系的帅哥王佳生日,便趁机邀请了他仰慕已久的陈慧儿。晚上他们一行人来到ktk疯狂地唱了几个小时的歌,才意犹未尽地从ktv回来。可是,就在他们回学校的路上,意外发生了–一个酒后驾车的司机驾着车横冲直撞地向他们开了过来,倒霉的陈慧儿来不及闪躲,就成了车轮下的亡魂了。

写完了陈慧儿的“生平介绍”,李婷婷心里有些得意,想立刻将自己的杰作给寝室的好友看。

这时,李婷婷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寝室里的其他三个室友不知去哪儿了。李婷婷正想睡觉时,寝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了。

“不好了,出事了!”门一开,罗晨和杨琳就惊慌失措地喊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李婷婷不解地问。

罗晨的脸色苍白,很明显刚刚经历了非常恐怖的事。她嘴唇颤抖地说:“陈、陈慧儿出车祸死了!”

“什么?”李婷婷的脑袋像被闷棍打了一样,“怎么会这样呢?”

罗晨接着说:“你不知道吗,今天是系草王佳的生日,他约了我们一起去ktv庆祝生日。谁知道回来的时候,陈慧儿就被车子撞死了。”

“更恐怖的是,”杨琳接过了罗晨的话,眼里蕴含着浓浓的恐惧,“陈慧儿被撞死后,就突然消失了,只剩下地上的一摊血。”

“太匪夷所思了!”李婷婷听完,咬着嘴唇说。

此时李婷婷的心里恐惧万分,难道陈慧儿的死是因为自己给她建立了网祭?这肯定是巧合,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时,罗晨的瞳孔迅速地放大,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李婷婷身后的电脑:“快、快看你身后!”

李婷婷回过头去,顿时吓得头皮发?–电脑的显示器竟然流出了血!

“李婷婷,你的电脑里怎么会有血呢?”杨琳惊恐地问。

“我怎么知道!”李婷婷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电脑前,只见一滴一滴的血正从显示器的空隙里渗出。

“拆开显示器看看吧……”罗晨害怕地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