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考试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人都低着头盯着面前的试卷,一动也不动,皱着眉头,将手中的笔一圈一圈地转动着。

他们都是在专心思考问题吗?

不!

如果你要问那他们在搞什么?

屏住呼吸,听我把他们那不可告人的秘密讲给你听!

我是坏学生

学校门口的文具店不知什么时候换了老板。

程小雨和鲁琳进去买口香糖的时候,坐在门口收钱的老奶奶笑呵呵地将柜台上那支中性笔送到鲁琳手中:“没零钱了,一块五的笔,算一块钱找给你了。小姑娘啊,你们用我送的笔答试卷一定会考上好大学的。”

“呵呵……谢谢奶奶。”鲁琳和程小雨两人面面相觑,又默契地笑了。她们心里明白,像她们这样的成绩,是考不上什么好大学的。

“你看–”鲁琳将那支笔放到程小雨眼前,“这笔好奇怪,笔芯是血红色的,但写出来却是蓝黑色的。”说着,鲁琳又在口香糖纸上一划,果然是蓝黑色的。

“管这么多干吗,反正是送的,又没什么用处。”

“……”

两人挽着手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苏胜刚好骑着车过来:“喂,你们俩今天怎么没等我啊?”

程小雨一把抢过鲁琳手中的那支笔:“忘记了,给你支笔,算是补偿了。”说着,她将笔朝自行车上的苏胜抛了过去。就在苏胜要接到的瞬间,中性笔突然加速,像利剑一般飞向苏胜的脑袋,“哧”的一声,刺过了苏胜的脑袋。

程小雨还未叫出声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了起来:“这是考试,成绩再不好也还是做一下吧。”

看着监考老师一边走远一边无奈地摇着头,睡眼惺忪的程小雨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这个梦,她每次在教室睡觉都要做一次。

深吸了两口气后,程小雨整理好情绪,看了看桌上凌乱的试卷。

“烦死了,又是这该死的物理题,怎么解吗?”十分钟之内,她已经这么骂了不下三次,就差没把头皮抓破了,但试卷上几处大大的空白,依旧还空白着。

她无力地将笔往桌上一甩,转头便看到旁边的鲁琳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试卷,一动不动地认真思考着,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要不是她右手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笔在一圈一圈不停地机械转着,程小雨指不定会以为她元神出壳了。

“哎哟,我的状元美女,快给我抄两道,马上收卷子了。”实在没辙的程小雨终于坐不住了,一把拖过鲁琳的试卷。一看,立马傻眼了–鲁琳的试卷上出乎意料地没写任何答案,只有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一个类似漩涡的圈,里面伸出了一双竭力挣扎的手,而在漩涡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清是一个男孩绝望的脸。

程小雨的脑袋“嗡”的一声闷晌。

虽然这图案画得很模糊,线条很单调,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张脸是一个月前失踪了的苏胜。而这个画面,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苏胜消失时的景象!

王婷婷

关于苏胜的失踪,程小雨以为没有人会知道。事情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高三的学习是忙碌的,鲁琳和程小雨虽然和苏胜不在同一个班级,但因为家住得很近,每晚自习后三人都会结伴一起回去。

那是一个普通的夜晚,程小雨照例和鲁琳在楼道口等苏胜。可等走读的同学都走光了,她们还是没见着苏胜出来。

程小雨折回教室,看到苏胜背着书包,站在一个女孩身边,正耐心给时方讲着题。两个班的人基本都相互认识,但那个女孩程小雨并不熟悉,好像没怎么见过。

她的头低着,头发很长很直,垂下来刚好将整个面部挡住。

面对苏胜细致地讲解,女孩也只是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表示她能理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