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国我和邻居男发生了关系

嘉明走了,去巴基斯坦打工,签了三年合约。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意欣的眼泪一直在不停地流,憋了几天的委屈像决了堤的河水倾涌而出,怎么也止不住。送走老公,她的心一下子空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以后的日子。

家里空荡荡的,清冷的很,无边的寂寞充溢着每一个空气细胞,崭新的家具按部就班地呆在原地,屋里安静的可怕。彻骨的感伤击碎了意欣的脆弱,她紧紧抱着结婚影集,倦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此时此刻,她突然好后悔放手让老公离开,因为二人世界少了心爱的人,家的温馨荡然无存,自己就像一艘被抛弃的孤船在茫茫大海中飘泊,没有人看见她的忧伤和恐惧,这种滋味真是令人难以承受。

叮咚!叮咚!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意欣胡乱擦拭了眼睛,用手简单理了理头发,疑惑着打开房门。“嫂子,您家里有蒜吗?”是对门刚搬过来的小伙子徐军。“哦,有!”意欣一边答应着,一边走进厨房,找出两头蒜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