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疼痛中醒来时却发觉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

老总姓任,四十多岁。许是戴了副黑框眼镜的缘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一些。任海峰的严厉是出了名的,一双犀利的眼睛总是能发现许多工作中的纰漏,批评起人来也亳不留情,令下属非常敬畏。就连日常与员工谈心也是一板一眼的。同事们私下里议论他太古板,估计生活中也是不解风情。她更是惧怕这个领导,然而老天却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她被任海峰点名派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职务定为行政助理。

她细心地料理着办公室的一些事务,不敢有一丝懈怠。有空就看一些秘书学类的书籍,琢磨着怎么样把工作做得更好,以防领导批评。但任海峰对她的工作似乎还比较满意,没说过她做的不到的地方,这让她紧绷的神经得以任缓了些。任海峰心情好时偶尔还会带着一丝笑容和她聊些工作之外的话题,让她惊喜异常,也倍受鼓舞。

很快到了端午节。公司所有员工家都在外地,包括任海峰,都不能和家人团聚。下班后任海峰公布了一个好消息:晚上他请客,到饭店吃饭。大家都很高兴,处理完手头工作后一起兴冲冲到了饭店,或许是无意识的,她和任海峰坐在了一起。

席间任海峰要求众人举杯,庆祝大家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节日。她不胜酒力,就推脱。哪知任海峰不饶,一定要她喝下去。旁边同事不停地冲她使眼色,言下之意老总劝酒你竟然都不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