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么办才好呢?到底怎么办?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做个活死人?小敏!你要帮帮我,我求你了好不好?”

“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样才能帮到你呢?”

“你只要把那把梳子扔到火里烧掉就可以了!来不及了……快……”

“什么梳子呀?我跟本就不知道!”

那个叫小敏的女孩惊慌失措的从睡梦中醒来,浑身上下都潮乎乎的,自己从来没有多梦盗汗的这个毛病,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呢?肯定是这两天”好朋友”来找我了,所以才会这样。她相信这只是例假前的征兆,所以也并不在意。

借着外面的皎洁月光,小敏把身子控到床边,朝着前方下铺望去。吴小萌好好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她轻轻的”切”了一声,埋怨自己肯定是鬼故事看多了才会整天做这种奇怪的梦。

吴小萌和张阿敏都是A大的学生,他们是在2011年才进到这所处在一个郊区的学校。来一天的时候,吴小萌一进宿舍的门就听到小敏在埋怨的说”像这种学校啊……只要有钱谁都可以上……那怕是80岁的老婆婆也不例外哩!更可恨的是校园里还不知道有个那朝那代的太后墓!真是晦气!”吴小萌一看张阿敏就是那种心直口快的人,就搭腔说:”是啊!要是真有80岁老婆婆进来,那咱们学校就真成养老院了!小心太后晚上起来看你哦!”

就在这时,一个看着很老已经瞧不出年岁的老婆婆出现在了宿舍门口,躬着腰,身上背个破麻袋,手里拿个用硬铁丝做成的简易耙子,看来是个捡破烂的。张小敏轻轻嘀咕道”楼管怎么回事!这种人也让进来!”然后往门口看了一眼一下躺倒在床上玩手机没再说话了。

那老婆婆抬起头,把吴小萌吓了一跳。那张黑黄色的脸上皱纹又深又多,猛一看倒像是一块树皮,感觉整张脸皮都拧巴到了一起。而就在这样一张脸上却有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让人看着变扭不已,显得很不协调。

老婆婆用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盯着吴小萌,说:”你们宿舍有矿泉水瓶没?”

这一眼使吴小萌浑身打了个冷颤,这双眼睛就好像是把自己完全看透了一般,这一眼更像是来自己另一个世界的打量,就像恶狼正在打量着面前的孩童。

其实这老婆婆也是明知道故问,因为是刚刚开学。也不知道上学期是什么人在这里住,宿舍里乱七八糟,还没来得急打扫。正好桌上就放两个空饮料瓶,在桌兜和阳台还有一些。吴小萌看了高兴的说:”婆婆!你等一下呀!我找找给你!”

于是,他找了个大塑料袋子把整个房间都寻了一遍,连床底下也没有放过。总共有二十多个呢!把一个塑料袋塞的满满的。走到门口递给眼前这位老婆婆。吴小萌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在老家的奶奶也很大年纪了,她看到眼前这位婆婆一下就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奶奶,而这位婆婆这么大年纪还要出来讨生活,真不容易。

老婆婆收了吴小萌递上来的东西也不说声谢谢,只留下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她说”别乱说话!会死人的!”

吴小萌站在原地怎么也想不清楚老婆婆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她回头去看张阿敏发现她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只好又转过身来整理衣柜。伸手关门的时候,一眼瞥见门口掉着一把梳子。

吴小萌弯腰把梳子捡起来,探身到外面朝着两边楼道看去。她肯定这把梳子一定是老婆婆不小心掉下的。而此时,楼道里却空空如也,鬼影也看不到一个。

“算了!还是以后碰到了再还给她吧!”

吴小萌心里这样盘算着,这时她才认认真真的开使打理这柄奇怪的梳子。它不是现代塑料做的,也不是木头,更不会是铁的。总之,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手感。

这时,张阿敏从床上跳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跑到吴小萌身边奇怪的说:”咦?这是什么呀?”抢过去一看,才恍然大惚的调笑道:”呀!你妈可真细心,还给你带梳子呢?来让我试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