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尸两命

鸿宁殿内,王良娣正抚着微隆的小腹闭眼休憩,小太监来报,”主子,皇上今晚留宿苏贵妃的长凤宫。”

王良娣脸色立变,那贱人使了什么法子,让皇上如此宠爱她?

忽然,一个身着蓝色宫衣的人影窜进了屋子,她只觉得冷风袭面,忽地,什么也不知道了。

翌日清晨,后宫传出:王良娣昨夜被杀,一尸两命,血染寝宫。

苏贵妃唤来贴身宫女,”你怎么能杀来她?万一查起来,本宫也会被你害惨。”

“娘娘,这事儿不是奴婢做的,奴婢还没来得及……”宫女大惊失色,面色苍白,她的确还没下手,今早上才去太医院寻了堕胎的汤药。

“不是你?那还会有谁?”苏贵妃在脑海中想着后宫之中可还有嫉妒成狂的妃嫔,却是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