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谁贴的对联

小鞋匠陈刚有块房宅地,被李艳丽女士看中了,她想买,但他不卖。后来,他申请建房,李艳丽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建房申请表上有个四邻盖章签字的栏目,李艳丽是他房宅地的东邻,就是不给他盖章签字。小鞋匠心急火燎地找到刘镇长说:”我土地证什么都有,李艳丽不给签字盖章怎么办?”刘镇长答复:”镇政府之所以做这样的规定,是为了安定团结,四邻中有一邻不签字盖章,那就不能批准建房!”

小鞋匠知道李艳丽是刘镇长的情人,他俩是一唱一和,仗势欺人。他被逼得实在无路可走了,就递了一纸诉状,把李艳丽告上了法庭,但法院驳回了他的起诉,理由是:这样的案子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四邻盖章签字这条,不是法律规定的,是镇政府的土政策,李艳丽不能当被告。

小鞋匠告状未果,只好心灰意冷地回家去。他刚一下班车,见自己的修鞋棚子前围了几十号人。出了什么事?他好生奇怪,急忙上前一看,不知是谁给他的鞋棚子贴了一副对联,红纸黑字,十分醒目。

上联是:东来风西来风不能见到云彩就当及时雨;

下联是:这法律那法规只有选准被告才能上法庭。

横批:民可告官。

看到”民可告官”这四个大字,小鞋匠心里一亮:”对呀,告李艳丽跑偏了,还有行政诉讼法,政府不作为,可以告政府呀!”

这时,有人发现小鞋匠也站在人群中,就问他,这对联是何人所写。

小鞋匠说:”我也不知道呀!我昨天回家时,还没这对联;今天早晨起来没到鞋棚子来,就直接到县法院去了,现在才回来。这对联一定是昨天夜里谁给贴的!”

人群中有位老者说:”写这对联的人一定懂法。这笔体我怎么越看越像是陈律师写的!”他这一说不要紧,又有一个上岁数的老头说:”像,真像,过去我家贴过陈律师写的对联!就是这笔体!”

陈律师是小鞋匠故去的父亲。他俩这一说,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怵!小鞋匠一细看,也觉得这字体真像父亲写的。

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望着这神秘的对联,眼神里都饱含着怀疑和惊恐。

转眼工夫,小镇就传得沸沸扬扬,说小鞋匠被人欺负了,他父亲陈律师回来给他贴了一副对联,让他民告官!这消息也传到了刘镇长耳朵里,他让镇上法律顾问老苏去看看。老苏回来绘声绘色地说:”这对联上的笔体,还真像陈律师写的,镇里没有一个人能写这种字体!”

刘镇长不相信死去的陈律师会回来贴对联,他认为这一定是小鞋匠捣的鬼,模仿他爸爸的笔体写对联,故意制造恐怖,吓唬人。

二、镇政府不是好告的

不管这对联是谁写的,小鞋匠觉得这对联说得有理,他就一纸行政诉状,把镇政府告到了法院。

当起诉状副本放在刘镇长的写字台上时,他暴跳如雷,二目圆瞪:”反了,反了,真是反了!一个修破鞋的瘸子,竟敢告镇政府!”

刘镇长把法律顾问老苏找来了。

老苏说:”如果真打这个官司,镇上非输不可!”

刘镇长拍案而起:”输什么输?没开庭你就说熊话了!咱们还斗不过一个修破鞋的瘸子?”

老苏说:”这诉状上说得非常清楚,申请建房让四邻盖章签字这一条,法律上没规定,镇政府坚持这样做,是不合法的……”

老苏还想往下说,但看刘镇长脸色不对,就把话咽了回去。

刘镇长发了一阵脾气后,也觉得底气不足,就建议老苏去法院做工作,走调解之路。老苏说:”关于行政诉讼案件,法律上有规定,还不适用调解。”刘镇长问老苏:”你的意见呢?”老苏说:”上策是马上批准小鞋匠建房,然后再动员他把案子撤回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