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会的街上到处是人,十分热闹。

阿鸳小心地扶着夫人紫钰,生怕被人碰倒了。紫钰用双手捧着她那大肚子,在人群中慢慢走着。

紫钰不是晁继周老爷的正房。晁老爷的大太太是难产而死的。二姨太怀了13个月才把孩子生下来,但二姨太死了。晁老爷本想终于有个后了,可那男婴还没满月就夭折了。

后来,就一直再没有夫人怀孕。直到现在五姨太紫钰终于有喜。晁老爷赶快找来算命先生算了一卦,是个少爷,紫钰就成了宝一样在府里供着。

趁着庙会,紫钰让丫环阿鸳陪她去庙里拜拜菩萨。老爷和管家当然也跟了出来。

拜完菩萨,紫钰想去街上给未出世的孩子准备点衣裳。

“阿鸳,你陪夫人吧,我先走了,注意点夫人的身子。”晁老爷不耐烦地让阿鸳陪着紫钰,自己走了。

“太太,少爷的衣物有管家准备就好了。”阿鸳扶着紫钰说,”咱们得小心点您的身体。”其实阿鸳是怕街上人太多,不小心碰坏了五姨太,她可担当不起。

“管家准备的那些衣服都是志勤穿过的,不吉利。再说,我想自己给少爷买点东西。”志勤就是二太太生的那个没满月就夭折了的孩子。

紫钰去锦花堂,订做了许多衣裳,锦花堂是全城最好的绸缎庄。最后紫钰还在胡同里最末端的一家铺面前买了一个玩具娃娃。

这是一个穿着紫色风衣的男孩子,衣料是绸缎的,上衣是旧式的大襟,还盘着盘扣,裤子是唐装裤,大大的裤角,娃娃的脸做得很是精致。皮肤像真人一样,象牙肤色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红晕,大大的眼睛像活的一样,随着人手的上下摆动,会一眨一眨。这个玩具娃娃不大,却像几个月的小婴儿。

紫钰说累了,阿鸳就叫了顶轿子。紫钰抱着娃娃,像抱着一个婴儿坐上了轿子。

回到家里,老夫人看到玩具娃娃,也很喜欢,怀里抱着娃娃,嘴里说着:”真是好兆头,这回紫钰怀的一定是男娃!”

晁老爷却不喜欢那个玩具娃娃,那娃娃的笑和那眼神让他有点发冷。

玩具娃娃被安置到早给未来少爷准备好的房间里。

夜里,晁老爷做了个怪梦。他梦见自己到一个破旧的小屋,向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汉子讨债。汉子哀求:”老爷,求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还钱。”他招了招手,身后的那个灰衣大汉立刻走上来,抱过那汉子身边的一个婴孩,转身就走。晁老爷说:”你的孩子做抵押吧!”汉子和婴孩的哭声,在破烂的小街上回荡。

晁老爷醒来,他的耳边仿佛又听见那哭声。真奇怪!欠他债的人那么少,但他就是想不起,那汉子是谁。

紫钰终于顺利地生下了孩子。果然是个男婴!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只是长得不像晁老爷也不像五姨太紫钰。

晁老爷看着孩子,想到了那个紫钰买回来的玩具娃娃,莫非这个玩具娃娃真是好兆头?还有那个怪梦,莫非那个梦是庙神托给晁老爷,紫钰会生男婴,那汉子该不是庙神吧?

晁老爷给孩子起名叫志远。

管家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紫钰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志远,逗志远笑。

紫钰累了,叫老爷把志远放在大床边的婴儿床里。突然,紫钰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阿鸳:”那个玩具娃娃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