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死在手术台上的女孩

微微的细雨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张亮步行在罗道街,任凭雨滴打落在身上,冷风迎面吹来,试图让自己头脑更加清晰些,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张亮突然感到脑子昏昏沉沉的,每晚总是做噩梦,然后惊醒于梦中。

张亮是一家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主治医师,几乎医院所有的外科手术都是由张亮来主刀的,而且每次手术都异常的成功,不管是医院的护士还是医生私底下都纷纷说张亮的前途很大,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院长。其实,医院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外科医师,院长也感到很欣慰,很是看好张亮,对院长来说,医院院长的位置谁来做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只要对病人负责就好。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张亮有一段潜在性的记忆,永久不愿意回忆的,因为曾经的那段回忆对他来说,相当于一个噩梦,始终围绕在他的生活,挥之不去。想起当年的事情,张亮更多的则是愧疚,张亮知道,这也许是他这一辈子犯得最不可饶恕的罪恶。

走着走着,张亮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H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张亮向医院里面走去。有病人了,就给病人看看病,没病人了,就坐在办公室里玩会电脑,只要不是有大型手术,张亮一般都不是很忙。基本坐坐,一天也就过去了。

今天下午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医院下班后,张亮换下白大褂正准备回家,急诊室的小李突然告诉张亮,院长让张亮去他办公室一趟,张亮笑了笑,对小李说了声谢谢,重新穿上刚刚换下的白大褂向院长办公室走去,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前,张亮轻轻扣了扣门。

咚咚咚–

“请进吧!”院长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张亮推门走了进去,发现院长正在翻看一本病历,见张亮走了进来,院长笑呵呵的把病例收了起来,道:”小张,你来了啊,我还以为是谁呢。”院长客气的给张亮拉开一把椅子,然后笑道:”坐,坐吧,坐下说。”

院长客气的态度让张亮不知所措,冲着院长尴尬的笑了笑,张亮坐在了椅子上,”院长,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张亮猜想,十有八九和手术脱不了关系。

“也没什么,刚刚医院接到一个头颅手术,打算让你主刀,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看看你有时间没。”院长把刚刚翻看的那份病历重新取了出来,继续道:”其实咱们医院有更好的主刀医师可以去完成这个手术,只是为了锻炼你,医院才决定让你接手的。”

“什么?!头颅手术?!”张亮听到院长的话,眼瞳猛地一紧,神情异常的恐惧,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见院长把病历递了过来,张亮连忙摆了摆手,惊恐道:”不,我绝不接手这次的头颅手术!”

院长丝毫没有注意到张亮神情的变化,还以为是张亮对自己信心不足,便继续开导,”小张啊,我知道你可能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头颅大手术,可是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才对,你想想看,你以前的外科手术哪一个不是异常的成功,我相信你这次一定还会成功的,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会派头颅手术方面的专家协助你的。”为了让张亮接手这台手术,院长把狠话都撂出来了,按说一台手术,只能有一个主刀医师,而院长这次却破例了,打算找一位专业的头颅主刀医师来协助张亮。

张亮没有说话,听到院长刚才的话,张亮心中不禁一阵苦涩,自己真的是第一次接手头颅手术吗?错了,只有张亮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曾不止一次的接手头颅类的手术,在张亮没有来这个医院之前,张亮曾经在Z市一家大型外科医院做过主刀医师,可以说,只要是外科类的手术,都是由张亮来接手完成的。

和H市医院一样,在Z市的时候,Z市医院的所有同事包括院长也都很好看张亮,认为张亮是医学界的手术奇才,手术基本是零失误,在Z市算是小有名气了,不论是院长还是患者,在手术方面,基本对张亮很是信任。甚至有的患者慕名而来,专门让张亮主刀进行手术。由此可见,张亮的手术水平到了一个怎样的境界,说是前途无限也不为过。不过,这一切,都因为一次意外改变了。

有一次,Z市医院来了一个头颅手术病人,和往常一样,是由张亮主刀的,进入手术室,张亮换上手术工作服,然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准备给病人开刀,可是当他看到病人的模样后,不知觉的愣了愣,这病人是一个很美的女孩,然后呆呆的向旁边的助手问道,”这怎么回事?”令张亮感到诧异的是,这病人一脸的痛苦,看样子好像没有打麻醉针。

张医师,病人不肯打麻醉,我们多次劝导,可是病人却一再坚持,我们也没办法。”助手面露为难的神色,解释到。

张亮一听,态度坚决道:”不行,马上给病人打麻醉针。”无奈之下,助手只好执行张亮的命令。

助手刚刚把麻醉针调配好,正准备给病人注射,突然手术上台的女子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脸的惨白,嘴里喊道:”不,我不要打麻醉,我不要做手术!!”女孩的尖叫声把张亮的助手吓了一跳,手中的麻醉针管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张亮闻声向助手的方向看去,就在张亮转头的一刹那,女子猛然坐了起来,趁机抓起手术台前的手术刀,狠狠地向自己的脑部扎去,瞬间鲜血顺着女孩的脑部流了下来,染红了整个手术台,还有女孩手中那把血淋淋的手术刀。等张亮等人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孩基本上已经没救了,手术刀是从脑部中间劈开的,虽然不算太深,却足以致命!

“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发出一声声惨笑,”你们等着吧,我会再回来的,我一定会再回来的!既然他敢把我从楼梯上无情的推下来,就一定会受到报应的,还有你们,你们!你们一样跑不掉,哈哈哈哈!”女孩狂笑了几声,便失去了气息,死在了手术台上。

“啊!”–张亮的助手也是位女孩子,虽然跟着张亮做过不少手术,但是病人死在手术台上,她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死的这样的异常恐怖,死去的女孩双眼睁得很大,似乎死不瞑目一样,令人看上一眼便感到头皮发麻,更为恐怖的是,女孩在死的时候,手中依然抓住那把血淋淋的手术刀,那血红色染在手术刀上,显得极为扎眼。

张亮也看到了女孩的惨状,更看到了女孩手中那把血红色的手术刀,张亮也有些怕了,他觉得,女孩那死不瞑目的眼神,就是在看着自己,似乎就像女孩自己说的那样,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再回来,报复所有的人。不过张亮毕竟做过不少手术,很快便适应了过来,不过依旧不敢去看女孩那死不瞑目的眼神。

“你找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来处理一下尸体吧,如果一星期内没有人去太平间认领尸体,就火化吧。”–助手闻言,飞快的跑出了手术室,她一刻也不想在手术室里多呆上一秒钟。助手离开以后,张亮摇了摇头,也离开了手术室。

哒….哒….哒…女孩的鲜血依旧在不停地顺着脑部往外流,慢慢的,鲜血中还掺杂的一些白色的物质,那竟然是女孩的–脑浆!

一星期后,张亮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这件事慢慢的,张亮也快淡忘了,直到有一天……

“张医师,您又有手术啊”这一天张亮又接到一个头颅手术,换了一下手术工作服,张亮正准备进手术室,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和自己说话,张亮下意识的回答道:”嗯,是啊,最近医院手术病人特别多。”等张亮扭过身抬起头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身影。

“奇怪,人呢?”张亮摇了摇头,由于紧张手术,所以并没有太在意,转身向手术室走去。只不过张亮有些疑惑,为什么刚才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一样。当这个想法在张亮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时候,张亮的身子猛然怔住了??刚刚哪声音,好像是一个星期前,被手术刀插穿脑袋而死的女孩!她、她竟然还活着!

刹那间,张亮的手脚冰冷到了极点,女孩那天惨死在手术台前的景象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就在张亮感到手脚冰凉、恐惧无比的时候,手术室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惨叫–“啊!不!!!!”手术室里凄惨的叫声使张亮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连忙向手术室里跑去。当张亮推开手术门的一瞬间,张亮惊呆了,他看到了这一辈子难忘的情景–张亮女助手的身子倾斜倒在地上,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狠狠地插在了她的脑部,脑浆掺杂着鲜血一起从脑部流了下来,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真的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张亮痴痴地呐呐道,连忙转身跌跌撞撞的向手术室外跑去,张亮现在总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死神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好像随时便会伸出死亡之手,夺取自己的性命。

事后,张亮曾经到监控室去调看手术室里的监控录像,结果发现张亮的助手是自己拿手术刀扎向自己的头部自杀的,医院曾经调查过张亮助手自杀的原因,却毫无头绪,无奈,医院只好向外声明是张亮的助手由于长期手术、压力过大自杀了。不过只有张亮心里明白,其实她的助手并不是压力过大,也不是自杀,而是被杀的,被一个女鬼杀死的!凶器,就是一把血红色的手术刀!

张亮怕了,真的怕了,尽管院长再三挽留,张亮还是离开了这家医院,离开了这个给他带来恐怖的地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