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玉

从前,玉龙镇有一伙著名的玉匠。

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玉龙镇上大宅院里齐刷刷跪着四五十名年龄不等的男人,他们全光着上身,双手撑地,埋头弯腰,每人身上都压着三块贴有”病”字的青砖。他们都是玉雕匠人,屋里躺着他们的师傅–著名的玉雕大师张灵玉。师傅病危,徒弟们祈祷上天把病分在自己身上,让师傅好起来。

“忠玉、明玉、厚玉,师傅叫你们三人进来。”管家出来大声传话。听得这话,三名年近四十的徒弟起身进屋跪在师傅床前。奄奄一息的灵玉大师叫管家取来三个手掌大小的黑匣子分给三人,师傅说:”你们是我最得意的徒弟,这三块玉是从千年古墓里出土的。埋在地下千年已成死玉,我没时间盘它们了,留给你们,你们把它们盘活。这三块玉本是一块,我把它分成三份分给你们,因为这种玉是世间罕有的’鬼玉’,三块玉分开能给人带来好运,合在一起则会带来灾祸,千万记住!”

送走师傅后,分布在十多个省的徒弟们各奔东西,忠玉、明玉、厚玉三人在师傅坟前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洒泪而去。三人临分手时说起各自的盘玉法,忠玉说:”这’鬼玉’沉睡千年,非用’武盘’不可。”明玉说:”既是千年,不能操之过急,我用’文盘’。”厚玉沉默了好一阵才说:”我用’意盘’。”忠玉、明玉看着厚玉敬佩地说:”还是兄弟你境界高啊!”

原来,盘玉也叫养玉,是玩玉者最大的乐趣,是指让玉逐渐蜕去粗糙的土壳,恢复灵性、润泽、色彩。盘玉法分为文盘、武盘、意盘。文盘是把玉放在小布袋里贴身而藏,一年后再在手上摩挲盘玩,文盘耗时费力,盘玩时间往往十来年,甚至数十年。武盘是用旧白布包裹,雇专人日夜不断摩擦,摩擦高温可以将玉器中的灰土快速逼出来,大约一两年就可以恢复玉器原状。意盘是指将玉器持于手上,一边盘玩,一边想着玉的美德,不断从玉的美德中吸取精华,养自身之气质,久而久之,达到玉人合一的高尚境界,意盘精神境界要求最高。

回家后,厚玉将师傅赠与的这块厚如小指、长宽寸半的玉磨成”心”形,用丝线拴住贴身戴在胸前。只要有空就取下握在手中盘玩,每月初一、十五则雷打不动把自己关在楼顶小室中全神贯注地意盘半天。师傅被人称为”灵玉大师”,能达到人玉合一的境界,他相信他也能,他更相信师傅临终的说法,确认这块玉能给他带来好运。

事如所料,两年过去了,厚玉身体清健,思维异常灵活,接到顾客送来的玉料,他原来有时要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定下题材动手雕刻,而这两年中,似乎暗有神助,往往三五天便能确定一个新颖异常的题材,并能鬼斧神工进退自如地完成作品,从没出过差错。达官贵人们捧着玉料踢断了他家门槛,花花的白银也如水般流进他家钱柜……

二十年后,五十岁的”厚玉大师”儿孙满堂名望一方。二十年的意盘,他胸前那块”鬼玉”变得越来越光亮,越来越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