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女鬼

从前,杭州有个商人名叫朱幼才,家境殷实,还喜欢助人行善。有一年清明节,朱幼才扫墓之后带着几个家丁步行回家,远远看见有两个人把一个藤筐扔到大沟里跑了。朱幼才过去一看,只见沟里躺着一个女子,十三四岁的样子,身上满是伤痕。

朱幼才让家丁女孩抬回家,并好生料理。那女孩说,自己叫秀梅,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头,因为容貌丑陋受尽打骂,这次是得了重病被主人扔出来的。秀梅病好以后就留在朱家做了丫鬟。

几年时间过去,秀梅长大了,温柔能干,却仍然是不好看,也无人迎娶。大夫人已经因病去世,朱幼才把小妾兰娘扶了正,田地店铺交给管家朱秦打理,自己安心读书,教育幼子。

这天一大早,家人慌慌张张跑来告诉说,秀梅上吊了!

朱幼才急忙来到秀梅的卧房,秀梅已经被解了下来,却只是一味的哭泣。朱幼才打发兰娘去询问,才知道了缘由。

原来那秀梅偷偷跟朱秦好上了,竟然有了身孕,眼看肚子快遮不住了,朱秦却一直躲躲闪闪,不提娶她过门的事,秀梅一时想不开,才寻了短见。这朱秦原本是朱家旁门别支的子侄,从小没了父母,流浪街头,是朱幼才把他收留在家,教他读书写字,还把家务交给他管理,没想到出了这事!

朱幼才立刻找了朱秦来责备了一通,勒令他在三日内迎娶秀梅过门,还在院子里给他们布置了一套新房,又嘱咐兰娘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哪成想就在成亲的前一夜,朱秦居然不见了!朱幼才只好自己来管理家务,同时嘱咐兰娘善待秀梅,不让她干粗活,每日的饮食也跟主人一样。

这天晚上,朱幼才看兰娘坐在卧室里垂泪,就问她怎么了,兰娘流泪说出原因,原来满城哄传秀梅的孩子是朱幼才的!硬要赖着让朱秦背黑锅,要不他怎么会逃跑?

朱幼才指天画地起誓,可兰娘哭哭啼啼一句也听不进去,赶了他去书房睡。

这一夜睡得很沉,第二天起床只觉得头痛欲裂,家人惊慌地跑来说,秀梅死了!她挺着肚子死在地上,脖颈间有几块隐隐的淤痕。朱幼才夫妻俩不由得流下了老泪,一尸两命,是谁掐死了这与世无争的丫头呢?兰娘说赶紧把秀梅厚葬了,葬迟了恐有是非。

正在忙乱,几个衙役气汹汹闯了进来,说有人举报朱幼才逼奸不遂掐死丫头,衙役的身后跟着新来的知县唐之名。

唐知县仔细勘察,依次询问众人昨夜的去向,听到朱幼才说昨夜跟兰娘吵架自己睡在书房,却无人作证。唐知县问他为什么吵架,朱幼才支吾了半天才说明了缘由,唐知县”嘿嘿”冷笑:”刚才夫人和你说的不一样啊!”兰娘急忙说:”老爷,昨夜你不是在贱妾房里睡的吗?怎么糊涂了?”朱幼才这才明白,是兰娘说谎引发了知县大人的疑心,唐知县一声断喝:”锁了带回衙门审问!”

到了大堂之上,面对朱幼才的百般喊冤,唐知县拿出几根花白的头发和一块白玉说:”这是在那秀梅手指间发现的,这花白头发,你满府上可只有你一个有吧?这块白玉我已经核实过,正是你帽子上镶嵌的!你还有何话说?”

朱幼才喊冤叫屈,唐知县急于破案,就动了大刑,朱幼才年过五旬,平日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得起这个!没打几次就供认说,自己骗奸女仆,致使怀孕,嫁祸管家没成功,秀梅威胁他一定要正式迎娶,一时气愤才失手掐死了她。朱幼才料定,大清律令,主人掐死仆人罪不至死,没想到这唐知县奉行用重典,杀一儆百,层层批复下来,居然判了朱幼才秋后处斩!

朱幼才在狱中受尽折磨,对于生也不那么渴望了,想着孩子已经十岁,总算有了血脉传世,只是兰娘柔弱,孩儿幼小,以后可怎么撑持家业呢?

到了行刑这一天,法场上人山人海,满城人都议论纷纷,这朱善人看着和善,原来都是假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