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吃人的棺材

女人从绵长的睡梦中醒来,发现眼前一片黑暗。

她摸索着四周,触手可及处皆是一片冰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而她的下身一片腻滑,似乎能感受到血液一丝一丝地从身体里面流出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她用尽力气,却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她太累了,刚刚的生育花费了她太多的力气。

突然。外面传来一丝声响。然后,她的头上方被人移开了一道缝。

“居然还活着……”有人在她头顶这样说着。

认出了那个人,她大喊:”是我啊,是我啊,救救我……”

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因为那一条缝,又被牢牢盖死了。

猛然问,她想起了这间府邸里,流传的诡异传说:鬼棺食人。

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但再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一、毒中艳鬼

今天是小叔叔秦筝剃度出家的日子。

我跟着老夫人,也就是我的奶奶,和秦府诸人站在大雄宝殿门口,送别小叔叔。

秦府是琳琅山一个养花世家,它产的花美艳绝伦,专供皇家御用,先皇曾赐予秦府一块金匾,上书先皇亲笔:富贵生花。

只可惜秦府人丁不大兴旺,老太爷早年病死,老夫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我父亲,一个就是今天剃度的小叔叔。

母亲在生下我之后,暴毙而亡,父亲因为母亲的离世而郁郁寡欢,最终随母亲去了;叔叔一直未娶妻,却有个一夜糊涂留下的孩子–秦生玉。而生玉的母亲,却不知所终。

“生花,生花。”小叔叔站在大殿门口朝我招手。我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点了点头,这才走过去。

秦筝边抚摸着我的脸,边喃喃自语:”越是长大,越是像蓝……”

“筝儿!”老夫人一声怒喝,叔叔痴迷的眼,顿时清明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老夫人,然后在我耳朵低声道:”生花,快走,远离这个家。”

说完后,他一把把我推开。向一直在远处静立的大师示意之后,整个仪式才算是真正开始……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秦府,我跟在队伍后面,我虽是名誉上秦府的小姐,但老夫人,从来都不喜欢我。

“生花小姐,老夫人说,让您去一趟前院。”丫环对我说。

我整了整妆容,走出了偏院。

经过前院花园的时候,我看到了生玉和一个男人。我向他们欠了欠身,男人回了个礼。

“你怎么向她行礼?”生玉生气地拽住他,”你是我的夫婿,凭什么要对她行礼?”

“我们又未成婚。”男人淡淡一句话。让生玉气红了脸。

“你居然帮着外人,我不理你了!”生玉说完,跺跺脚跑了。

“在下萧忆冉。”

“我叫蓝生花。”

“你不是秦府的小姐吗?怎么却姓蓝?”话一出口,他立刻感到不妥,”抱歉,我……”

我笑笑:”我的母亲姓蓝,父亲为了纪念她,所以让我也姓蓝。你来秦府,是为了和生玉完婚的吗?”

“不。”他立刻反驳,然后看着我良久才道,”是老夫人找我来,为了一味我绝不会给出的毒药。”

“什么毒药?”

“斑斓花–毒中艳鬼。”他低声在我耳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