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眼

12岁的菲菲伤心地躺在病床上,她的双眼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一场车祸,让她失去了双眼。

这天,她正倚在靠枕上倾听窗外的鸟鸣声,眼泪不知不觉地从纱布里流下。突然,一双比她的手更小的手伸向她的脸庞,帮她擦拭掉那片晶莹。

正当玲玲惊觉过来,一阵清脆的女声传来,”小姐姐,不要哭,不要哭。”听声音应该是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

“你是?”菲菲探出右手摸索着握住了那双小手。

“我叫玲玲,今年10岁,就在你的隔壁哦!”玲玲高兴地介绍自己。

“哦,你是跟妈妈或爸爸一起来的吧?不要随便乱跑,这家医院很大的,很容易迷路哦!”菲菲俨然一副大姐姐的语气。

“没有啊,我爸爸妈妈都死了!”说到这,玲玲的声音黯淡下去,但很快又欢快起来,”姐姐,你马上就能看见阳光了,真的。”

“嗯?”菲菲满脸的狐疑。

这时,一个护士的声音从走廊传来,”38号,38号……玲玲,你又跑哪去了?”

“姐姐,我该走了,这个东西送给你。”说着,她把一个笔记本塞到了菲菲的床单下。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依依不舍地说:”姐姐,我们还会见面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这最后一句话,菲菲完全不知所以然,就当是小女孩的祝福吧。她这样想着。可是,当护士告诉她,玲玲是隔壁精神科病房的病人时,她的呼吸不免急促起来。

大约半个月后,菲菲幸运地得到了一个捐献者的眼角膜,恢复了视力。当她看到窗外的阳光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然后打开更衣柜,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蓝色连衣裙和红色的小皮凉鞋。

出院前,她坐在床上翻开玲玲送的笔记本,歪歪扭扭的夹杂着拼音的笔迹似乎组合成了一个故事。她很诧异,没想到一个10岁的孩子居然认识这么多字,而且还会写故事。可是,里面的内容却让她无比颤抖起来。

故事是这样的:

阳光明媚的一天,玲玲正趴在卧室的地板上,用灰色的蜡笔在白白的纸上涂抹着。妈妈从门缝里偷偷瞄了一眼,她知道玲玲又在画那些可怖的画了。

玲玲每天都画画。有天,妈妈却发现画里隐约有一张女人的脸,那女人长着圆圆的眼睛,柳叶般的细眉飘在长长的睫毛上,她的鼻子是平平的,嘴巴小小的。那个人叫柳黛,是玲玲的爸爸曾经深爱的女人。

可是她已经死了啊!玲玲根本没见过她的。妈妈的心猛地抽紧。

从那以后,妈妈再也不敢看玲玲的画,因为她的画里总会出现曾经死去的人,比如玲玲的爷爷。

妈妈回想起:玲玲自出生的一刻起,就没有哭过,她总是笑,仿佛身边的人都是小丑。她笑过后便用阴沉的脸色打量所有人。

有天,玲玲递给她一张刚画好的画。她的眼神很吓人,似乎在强迫妈妈看看那幅画。

画里有一座大大的砖瓦房,房子有两扇透明的落地窗,门前立着一个绿色的邮政信箱。

妈妈装作好奇地问:”玲玲,你画的是什么啊?”

“这是我家啊!”玲玲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

“可是咱们家是楼房啊!”妈妈疑惑地问道。

“这里不是我的家,这里不是,那里才是!”玲玲指着画中的房子眼神变得愤怒起来。

妈妈稳了稳情绪,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你的家在哪里吗?”

玲玲犹豫了下,”我的家好像在唐山区布吉街134号。”

第二天妈妈开车载着玲玲来到了唐山区布吉街。可是映入她们眼帘的却是一片废墟。经打听才知道,因为政府进行郊区改造工程,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

玲玲指着那废墟幽幽地说道:”这就是我家,这就是我家。”

妈妈只好带着玲玲去找当地的房屋拆迁部门,询问这栋房子的情况。一位年轻的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告诉他们,布吉街134号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听说这家人早在十年前就都死了。

妈妈不死心,她想了解这所房子的情况。于是便询问这附近遛弯散步的老人。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对他们讲述了布吉街134号十年前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