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宁从洗浴房出来的时候,正用毛巾擦拭着一头秀发往更衣间走去。每周她都会来这间浴池,虽然价格相比与其他地方贵了一点,可是人很少,水很热,并且更衣间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子,她喜欢看那里赤裸着的自己。

可是这次,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男人,她愕然地回头,瞧见他冲着自己不怀好意地笑,”啊”地尖叫一声,蹲在地上抱紧身体瑟瑟发抖。

半小时后,梁接到小宁的电话,他听到电话里她柔弱的声音:”亲爱的,我害怕,你来陪我好不好。”

梁在电话的这一头笑了,笑得坏坏的:”你不怕我对你动手动脚?”

“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那一头挂断了电话。

梁是小宁的男朋友,他们交往了两年了,可每一次梁想要小宁的时候她总是拒绝,上一次还用剪刀划伤了他的手。

“果然还得使点招数,不然她怎么可能乖乖就范。”梁嘟囔一声,打车去了小宁的家。

灯影朦胧,小宁猫在被子里,脑袋都没露,梁只当她是第一次,害羞。关上灯,迅速脱了衣服,上了她的床。

一夜欢愉,他趴在小宁身边喘着粗气,她的身体可真美。

第二日早晨,梁起身伸了个懒腰,见小宁还在睡,忍不住刮刮她的鼻子,”小懒虫。”然后起身穿衣下床,抽了抽鼻子,一股难闻的刺鼻味道钻进了鼻孔。他望向四周,黑漆漆的,他推了推小宁,却没得到她的回应。

“嘎吱”一声,大门被推开,刺眼的光照得梁心里发颤,他看到小宁的父亲走了进来,不由得更加慌张。

“你来了,看来她妈妈已经给你打电话了。”小宁的父亲苍老了很多,起码与一个月前比是的。

“怎么了?”梁问。

小宁的父亲以为他在询问小宁,然后答道:”她在女浴被一名男子强奸,后来自尽了。所幸,那个该死的狗东西已经被抓了。”说到这儿,他的眼眶红了,望着女儿的尸体,拍了拍梁的肩膀。

梁不可置信地走出屋子,他看到门上挂着三个字”停尸房”。

他坐在地上开始失声痛哭,他无心再追究这其中的怪异。他知道那个被抓起来的人一定会供出他是同伙,自己即将进入监牢。

他透过阳光似乎看到小宁曾经的笑脸,羞涩地望着他说:”我是好人家的女孩,所以我等你明媒正娶,洞房花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