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杰是个梁上君子,收成不好时偶尔勒索抢劫。这天他运气极为不顺,连入三室都有人报警,警察迅速赶了过来,差点把他逮个正着。

安杰有些气恼,于是他改变目标盯上了一个单身行走穿着时髦的艳丽女子。那女子看起来走得并不快,但安杰却好几次差点把她给跟丢了。终于在一个灯光昏暗的转弯处,安杰快步上前,一把把女子拽进了一个死胡同里,然后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

“把钱全部拿出来,不然老子一刀捅死你!”安杰恶狠狠地说。出乎安杰意料,女子很听话,她主动摘下了脖子上的金项链和手指上的钻石戒指,再从钱包里拿出几百块钱现金,一并递到安杰面前。

安杰环顾四周无人,一把抓过项链戒指和现金。女子依然没有喊叫,一双美目静静地看着安杰,胸前开襟衣裳下微露的乳沟让安杰看着心里阵阵骚动。

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女子竟然向安杰轻轻一笑,开口道:”你会偷东西吗?”

安杰一愣,然后笑吟吟地对女子说:”当然了,这可是我的专业。”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好,你帮我偷一样东西,事成我给你一万块,另外……”女子眼神妩媚地看着安杰,”你想怎么样,我就给你怎么样。”

天上竟会掉下来这么大块的馅饼?安杰看着面前春心荡漾的女子,彻底被震住了,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怀疑地看着女子,警告她说:”你别给我捣鬼啊!”

女子便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说:”这卡里有五千块钱,密码是167474,你去那边的提款机取出来,当是定金,事成之后我再给五千。”

安杰将信将疑地接过银行卡,考虑了一下后,便像个情人似地搂着女子的腰,挟持着她来到提款机前。安杰看着提款机上方的监控,狡猾地对女子说:”你去取!”

女子鄙夷地看了安杰一眼,用卡提出了五千块钱,交到安杰手里,冷冷地说:”跟我走。”

安杰接过现金,心花怒放地跟在女子身后,心想今天真的遇上财神了。

女子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背影在暗夜的灯光下婀娜多姿,让安杰不住地吞口水。一想到事成之后把女子拥在怀里的情景,安杰不由得一阵心神激荡。

然而无论安杰怎么问,女子就是不告诉安杰要偷什么。”到了自然你就知道了。”女子最后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便顾自地又往前走。

安杰讨了个没趣,便安静下来乖乖地跟在后边,心想反正你一个弱女子,难道还怕你不成。

两人渐渐出了闹市,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路灯暗淡,人烟稀少。安杰心里暗喜,以前曾在这里下过几次手,一旦事露,成功脱身是绝对没问题的。

女子带着安杰走过几条小巷,最后来到一座外表很不起眼的仓库前才停下。仓库里没有灯光,一片黑暗,女子把安杰拉到暗处,低声说:”这仓库里现在住着一位制作蜡像的艺术家,里面有我的一尊蜡像,我要你现在进去,把我的蜡像偷出来。”

“蜡像?”安杰有些意外,一路上他一直琢磨女子要他偷的是什么机密的东西,却没想到只是一尊蜡像。蜡像更好,没什么难度,他借着月光仔细端详了一下女子的脸,然后卖弄地来了几个滚翻,到了仓库的窗前,三两下撬开了窗棂上的锁,身子灵巧地钻了进去。

安杰刚钻进屋里,迎面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安杰打了个激灵,抬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眼前站着一个人,正瞪着他呢。

秉着贼性,安杰的身子下意识地就要往外缩,但他一想,不对,再定晴仔细一瞅,不由暗骂自己:妈的,都说是蜡像了,还自己吓自己。

安杰重新稳定心神,猫在原处仔细观察仓库里的情况。到处都是蜡像,那蜡像姿态万千,有站着的坐着的也有躺着的,有缺胳膊少腿的也有无头的,就像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在暗淡的月光下影影绰绰,确实让人心里发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