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绣像

从法庭出来,吴玉鸣满面春风,他的官司又打赢了。吴玉鸣是春城最有名的律师,这次是为某个争议颇多的涉黑人物辩护。

回到家,吴玉鸣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吃了顿丰盛的晚餐,就上床睡觉了。可是,这一夜他却睡得并不安稳。吴玉鸣乱梦重重,被一个黑衣人追杀着,他慌不择路,逃了一整夜。好不容易,闹钟响了,他满头大汗地醒过来。

坐起身,吴玉鸣去摸床头柜上的烟盒。没摸到烟盒,却摸到了一块布。转过头,他一眼看到一幅刺绣。黑色精纺布,用金丝银线绣着一个人。刺绣十分精致,简直把人绣活了。绣像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穿中式立领服装,神情不怒自威。吴玉鸣看看窗子,关得严严实实。这绣像,是哪儿来的?

吴玉鸣扔掉绣像,走进卫生间,正准备洗脸刷牙,却惊得目瞪口呆。他猛地拿起毛巾用力擦镜子,几乎将脸贴到了镜面上。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陌生人的脸。那是绣像人的脸!吴玉鸣用力拧了一把胳膊,他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可胳膊一阵剧痛。镜子里的人,也跟着呲牙咧嘴。吴玉鸣都要抓狂了,一夜之间,他怎么会变了一个人?整容术再先进也不会一夜之间让人脱胎换骨吧?想到这儿,他赶紧打开了手机,翻出日历,没错,昨天是11月13日,今天是11月14日。双手抱住头,吴玉鸣猛地发出长长的一声”啊”。但这声”啊”吐出半截就把他惊呆了。那是谁的声音?尖利清脆,十分的陌生!要知道,他的声音可是引以为荣的沉稳中略带沙哑!

吴玉鸣强迫自己镇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他打开手提电脑,将摄像头打开,见助手小张正在线,强作镇定之后,和小张打了个招呼。

小张的脸出现在摄像头前。本来含笑的一张脸突然变得惊愕,接着便是愤怒:你是谁?怎么敢盗用我们老大的号上网?

吴玉鸣要晕掉了。他没有再说话,关了摄像头,下线。没过两分钟,他的手机响了。按开接听,是小张急迫的声音:”老大,你的号被盗了!那厮居然还有摄像头,还敢跟我视频!要不要我找个黑客教训他?”

吴玉鸣长长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是我。”

小张似乎呆住了,半天才问:”你是谁?老大,是你吗?你的声音好古怪!”

神秘的信息

挂断电话,吴玉鸣再也坐不住,起身出门。他得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到熟悉的茶馆,服务生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热情地招呼他,他的好友–茶楼老板耷拉着脸,看都不看他。吴玉鸣坐进角落的桌子前,要了壶碧螺春,一边喝一边看着外面的街景。

一壶茶落肚,吴玉鸣脑子里仍然是一团乱麻。他设想了各种可能,却没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他目前的处境。一夜之间,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有一幅绣像在枕边,照实讲出来,人家一定会说他是个疯子!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五六岁的瘸腿女孩突然走进茶馆。她的手里,拿着一枝鲜红的玫瑰。吴玉鸣诧异,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茶馆跑来跑去?更奇怪的是,她径自走到他跟前,高高地举起玫瑰花,怔怔地看着他,却一句话都不说。

吴玉鸣心情不佳,懒得理会,便转头看窗外。片刻之后,他再回身,女孩不见了,吴玉鸣更加郁闷,掏出一张百元纸币放到桌上。这时,口袋里却掉出了一张字条:华东小区32号,玫瑰园,方静。

这是哪儿来的纸条?方静又是谁?吴玉鸣疑惑不解。将纸条丢到桌上,吴玉鸣起身出门。刚要上车,一个服务生追了出来,跑到他跟前说:”先生,您的纸条忘在了桌上。”

吴玉鸣暗自叹气,将纸条接过来,扔到座位上。拐出一条小街,却看到车堵成了长龙。吴玉鸣坐了片刻,摸出烟,烟盒竟是空的。索性,他下车直奔旁边的便利店。匆匆拿着烟出来,一个戴鸭舌帽的黑衣人蹭了他一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