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萝婷意外地得到一位叫杨国政的房地产商人留下的遗产。杨国政留下了一套位于海城市郊外的三层高级住宅,其中的二楼留给了江萝婷。江萝婷获得这份遗产的理由有些牵强,仅仅是因为杨国政早年从乡下来城里混时得到过她父亲的关照。江萝婷的父亲是一个穷画家,三年前因病已去世,她实在想象不出父亲对杨国政会有知遇之恩,父亲生前也从没对家人提起过杨国政。

尽管疑云重重,江萝婷还是对杨国政先生充满了感激,毕竟她不用再过寄宿生活了。

三天后,江萝婷在男友孙宇恒的陪同下来到那套住宅。江萝婷住进二楼后,发现另外两层另有归属,一楼的杨红霞是杨国政的妹妹,三天前随丈夫因个人事务去了外地。三楼的居住权属于杨国政的侄子杨少聪,杨少聪是一个三流小说家。三年前,一场大火烧伤了他的脸部,从此他变得深居简出;他曾有一个美丽的妻子,两年前却跟一个外地商人私奔了。除此之外,这里还雇佣了一个物业员。

江萝婷搬进新居的第三天早晨,当她醒来后,忽然发现枕边放着一枝鲜艳的玫瑰花!她连忙起身,仔细地检查了居室门窗,都锁得好好的,没有任何异状!次日早晨,当她再次醒来时,玫瑰花竟又出现在她的胸前!

当天晚上,江萝婷特地留了个心眼,没有睡着。当午夜的钟声刚刚响过,她忽然看见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缝,裂缝越开越大,一个身披黑色长袍、戴着银色面具的人在黑暗中浮现出来,缓缓地移向她的床边。

黑衣人立在床头,注视了她一会儿,然后将一枝玫瑰放在她的胸前,然后转过身,缓缓地向暗室走去,转眼之间隐没在黑暗里,左右两扇门又重新合拢在一起。

江萝婷下半夜再也没敢合眼,天亮后,她把男友孙宇恒叫了过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孙宇恒听后,在墙布后摸索了一会儿,发现一个按钮,按动后,墙壁竟然慢慢打开了,露出一个三平米的密室。他安慰道:”亲爱的,你一定是眼花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在外国,许多贵族都在住宅里设有这样的暗室,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孙宇恒走后,江萝婷仍陷入深深的迷惑之中,如果是幻觉的话,那玫瑰怎么解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江萝婷打开密室,走了进去,她上下摸索着密室的墙壁,突然不知按动了什么机关,暗室的门忽然合拢了!接着,她隐隐感觉整个密室在上升!她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部电梯!电梯只向上运行了一小会儿,就戛然而止,江萝婷只好冒险按动墙壁,试图触到某个按钮让电梯下降。

谁知,电梯没有下降,电梯门却开了。出现在江萝婷眼前的是三楼杨少聪的居室。还好,卧室里空无一人,江萝婷稍稍松了口气。她发现书桌上有一台电脑和一部打印机,旁边有一摞书稿。

江萝婷翻看书稿,发现那是一部小说,书名叫《玫瑰之吻》,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与她前几夜的经历完全一致!故事的结尾,男主人公将背叛他的女主人公杀死,并将一枝滴血的红玫瑰放在她的唇上,然后殉情自杀……

读到这里,她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她慌忙放下书稿,迅速躲进电梯。就在杨少聪走进房间的瞬间,电梯门终于合拢了。桌子上凌乱的书稿果然引起杨少聪的注意,他四下看了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握在手中,一步步向电梯方向走来。江萝婷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就在杨少聪准备按动开关的时候,忽然一阵凉风吹拂在他的后颈上,他扭头一看,有一扇窗子没关,原来是风刮的!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转身离开。江萝婷长长地出了口气。不知过了多久,电梯居然不可思议地自动下降了,数秒钟后,电梯停下来,并自动开启了门,江萝婷终于化险为夷。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了,江萝婷心有余悸地回到自己的卧室,立即给孙宇恒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给他。孙宇恒在电话中极力宽慰她,让她不要慌乱,他会尽快赶到。

大约11点钟的时候,下起了暴雨,可能电路出了故障,房间里一片漆黑。江萝婷惴惴不安地来到窗前,焦急地等待着孙宇恒的出现,一阵雷声过后,她忽然感到身后有喘息之声,回头一看,只见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阴森森地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握着一枝红色的玫瑰,她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血案发生后6小时,公安局接到孙宇恒的报案,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他们在江萝婷的卧室里看到两具骇人的尸体:江萝婷的尸体躺在床上,唇边放着一朵滴血的玫瑰,她的胸口被人刺了一刀,神秘的黑衣人仰面倒在床下,他是割腕自杀的,鲜血流了一地,染红了身下的地毯。办案人员摘下他的面具,不出所料,此人正是杨少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