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奇怪的事发生在一个星期前。当时我因为一笔订单,离开S市,去了一趟云南。事情办得很顺利,订单提前三天签完。因为早就按照原定行程买好了机票,我索性不再换票,就在丽江住下,准备用这三天时间好好游玩一番。权当犒劳自己。

这是我第一次来丽江,一个人的旅行总有几分孤寂,我想找个朋友陪伴,在记忆里拼命搜索了一番,终于想起,有个曾经很谈得来的网友就住在丽江。

我在QQ上搜索那个网友,好友记录以及陌生人、黑名单一路搜下来,竟然找不到他。

好在我还记得他的网名,通过网名搜索了一番,又排除了几个,最后终于找到他。

加上后聊了没几句,他就记起我,于是抱怨我把他从QQ上删除,网名换了,手机号也换了,害他联系不上我。

“分明是想彻底跟我断绝联系,才会这样做的吧?”最后,他这样说道。

我却完全不记得曾经删除他的事,可能是被盗号的删掉了,我只能这样解释。

他又抱怨了一番,但是知道我现在正在丽江后,还是很高兴地跟我约定了地点,立刻就要来见我。

他急匆匆地下了线。我很奇怪,我们约定的地点是一个江边广场,那里人来人往,他既没问我手机号,又没问我相貌特征,待会儿怎么能认出从未谋过面的我呢?

我带着几分不安赶往江边,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子朝我招手跑过来,到了跟前,他一拳擂在我的肩膀上:”林兄,我们又见面了!”

我顿时一头雾水:”我们曾经见过吗?”

看网友的表情,他以为我在开玩笑,可是见我正色望着他,他转而恼怒起来,坚持说我们去年见过面,还曾经喝过酒。

“就在那个酒吧!”

他指着广场一角一个叫”惜缘”的酒吧说道。

他又描述了许多细节,可是无论如何我也想不起来曾经见过他。

最后他急了,突然一拍脑门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番查找,然后把手机递到我面前,长出了一口气道:”幸好当时拍了照,不然我真要被你唬住,以为是自己失去记忆了呢!”

照片是三个人的合影,左边的是网友,挨着网友站着的是我,而我旁边还有一个大眼睛的卷发女孩儿,女孩儿亲昵地挽着我的胳膊,背景正是那个叫”惜缘”的酒吧。

证据确凿,我一下子蒙了,我指着旁边那个女孩儿问网友那是谁。

网友说那个女孩儿是跟我一起来的,当时我并没有介绍,可是看我们亲昵的样子,显然是恋人关系。

最后,网友皱眉望着我:”林兄,你最近没生过什么怪病吧?怎么好像丢了一部分记忆似的。”

这也正是此刻我的感觉,我仔细回想这一年的经历,我过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至于疾病方面,也只是在几个月前感冒过一次,如果网友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的确是凭空丢掉了一段记忆。

我决心查出事情的真相。

我以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为由,把女孩儿的相片发到各大论坛。

没想到当天半夜,就有人在下面回帖。

回帖人自称是女孩儿的同事,不过那个回帖人也同时质疑我说,与女孩儿做同事很多年,并未听她说起过自己有哥哥这回事。我立刻单独联系回帖人,胡言一番,总算搪塞过他的质疑,并最终要来女孩儿的地址。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站在女孩儿的家门口。

七点半,我看到女孩儿走出来,她似乎有些神思恍惚,脸色很不好看,一直低着头走路,以至于几乎撞到我,才突然回过神来。她看到我的那一瞬间,突然瞪大眼睛,脸上的表情有惊,有喜,也有恐慌,可谓丰富至极。可是,只一瞬,她的表情又恢复平静,绕过我,继续向前走。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叫出她的名字:”乌玛!”

她的肩膀猛地颤抖了一下,却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着逃离了我的视线。

这让我更加坚信,她是认识我的。可是,她又为什么不与我相认呢?

从乌玛邻居那里了解到的事让我很震惊,原来乌玛早已结婚,她的丈夫脾气暴躁,并且是个赌徒,经常在赌输了之后,回家暴打乌玛。

去年有一天晚上,邻居看见乌玛被丈夫揪着头发拉出门。不过从那天晚上之后,乌玛的丈夫就再也没回来过,乌玛说他赌赢了,自己带着钱远走高飞了。

明天我就要回到S市,我可以选择忘记这件事,可是,如果不解开这个谜,我永远也无法安心。

我决定速战速决,我从小区门口的广告上找到一家开锁公司。那个开锁工根本没看我的身份证,就帮我打开了乌玛的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