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进一个25层的公寓,租金出奇的便宜,因为房子有点”凶”。

房子是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协勤朋友介绍的,当我死乞白赖要求租时,他曾极力反对。以前住过的一个房主死了,朋友曾跟随警察出入过现场,死者死于心肌梗塞并无外伤,门是从里边反锁的,没有任何可疑痕迹,但死时面目狰狞,法医说死者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被吓死的。而他死时窗帘下有一个望远镜,没人知道死者到底看到了什么。警方调查了整个小区的所有住户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案子应该属正常的意外死亡。

我租下这个房间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偷窥,这种爱好源于我的女友。因为有一天,我第一次偷窥跟踪让我发现女友在跟一个本地大款交往,我愤然离开,在那一刻我发现偷窥有一种令人兴奋的感觉。从此,我在一家私家侦探社做起了”私家侦探”,半年下来做得还挺成功。

我架着望远镜在25楼住了六天。我希望能看到些什么,协勤朋友所说的案子很离奇,死者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对面楼是一个24层的公寓,可令人失望的是每家厚厚的窗帘都在保护自家的隐私。第十天时,我发现24层左数的第二扇窗口,每到午夜12点都准时开灯,灯光在零星闪光的黑暗楼体中显得异常突兀。

24层的那户是唯一一家不挂窗帘的,并且主人还是一个长发女人,我调整着焦距,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很漂亮很性感的女人。

在第十四天的时候,午夜12点,那个窗户再次亮了。那个长发美女换上了一件浅粉的睡衣,可能是要准备睡觉了。渐渐地我失去了耐性,就在我收拾着准备睡觉时,我发现那扇窗户里有动静。慢慢地我感到毛骨悚然……

12点20分,女人在房间的左墙上钉什么东西,我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墙上有一个”大”字形的人,女人在钉墙上的人!

望远镜越精确我就越害怕,男人的四肢被钉在墙上血肉模糊,突然,那个女人钉完男人后,往房顶上的吊灯上系绳子,然后女人把头伸进绳套里……女人的身子在吊灯上摇摆,我吓得差点瘫儿在地上。

不久对面的窗户就变黑了。

我莫名其妙地成为这场凶案的目击者,犹豫了好久,我拨通了协勤朋友的电话,深更半夜的电话那端显然很不满意:”你要死啊!”

“我……”犹豫了半秒,我没说出我所见到的事情,于是,抱歉地说了句:”对不起,按错电话了,你睡吧!没事!”那边骂了一句便撂下电话。

次日,那扇窗户里没有任何动静,我想凶手和被害人都会慢慢腐烂掉,我有些担心。

在当天晚上,24楼对窗是黑暗的,我想它应该是永远黑暗的。但午夜12点时,我再次走到望远镜前,突然对窗又亮了,那个长发女人又出现在视野里。她……她居然没死?我有点吃惊!

那女人像往常一样换上睡衣在房间里走动,后来,她又开始钉,钉墙上的男人,我再次把焦距调到最大,我看清了男人凄惨的脸,显然他已经死了。

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个女人每天在午夜12点后都钉人,然后上吊,但到第二天一切就恢复了,那恐怖怪异的场面和情景令人胆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我问了那个协勤朋友对面的楼发生过什么凶案,我没敢告诉他我的所见,他说两年前有一户人家的一个女人在墙上钉死在外偷情的丈夫,然后上吊自杀了。

朋友的话让我一惊,难道我见到了两年前的一幕,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决定继续偷窥。

下午时我回到公寓,在楼道口我遇到了一个年龄很大的白发清洁工,我问他:”你知道对面24层楼发生过什么怪事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