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汀小区最近出了件怪事。小区住户赵大有突然收到一笔500元的汇款,这张汇款单寄自邻省,汇款人是刘英。赵大有拿着汇款单,脸色煞白。因为刘英是他母亲的名字,而她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

赵大有坐在那里抽了几根烟,这才颤抖着手,拨通了弟弟赵二有的手机。三年前的那个冬天,是赵二有和自己的舅舅刘古找到母亲刘英尸体的,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找到的尸体,不是母亲,而是另有其人。

赵大有在一家工厂当保安,他住的蓝汀小区,是拆迁安置区。赵二有头脑灵活,这些年做室内装潢,挣了一大笔钱,两年前就在市中心买了房子。

赵二有接到电话,赶来赵大有家。赵大有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赵二有被哥哥看得心惊肉跳,好半天才开口问道:”哥,你让我来,是不是因为娘的事?”赵大有点点头:”你说吧,娘是不是还在人世?”赵二有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这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赵大有和母亲刘英住在蓝汀小区,赵大有这份活儿,是两班倒。刘英和媳妇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时不时就会发生口角,赵大有老婆经常对婆婆冷言相加,刘英多少次气得背地里痛哭,可是自己的丈夫早早地离开了人世,她想找个贴心人诉诉苦也没有。

这天,刘英喜滋滋地告诉赵大有,说邻居翠花给她介绍了一个活儿,进市区给人家当保姆。赵大有当然不同意,说娘都快60岁了,在家做做家务活儿就行了。

刘英笑了:”我这也是做家务活儿呀。你看看人家翠花,比我还大一岁呢,都出去做了好几年了。”刘英说的翠花,是赵家的邻居,也住在蓝汀小区里。

最后,赵大有答应了刘英,并说明天一早亲自送娘去那户人家。

刘英却摆了摆手:”我和你翠花婶一道去,再说二有不是在城里吗?找到了地方,我再让二有去一趟。你一天到晚累得觉都不够睡,就别管了。”

第二天一早,刘英就去找翠花,谁知那天翠花的孙子过十周岁生日,正在家里摆酒席,走不开身。刘英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家,于是,她谢绝了翠花让她再等一天的好意,向翠花要了地址,自己去了城里。谁知这一走,刘英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回来过。

刘英走后不到一个星期,翠花突然回来了,她找到了赵大有,说:”你娘答应我去市里做保姆,怎么人到现在都没去呀?真是的,找到了好活儿,也要告诉我一声呀。”

赵大有顿时感觉不妙。他来不及解释,就直奔进城,找到了正在室内装潢公司学手艺的赵二有,劈头盖脸地问道:”娘进城了,她来找过你吗?”赵二有一听,嘴巴顿时张成了O形。

赵大有看着弟弟的模样,就已明白了答案。他把娘进城的经过向赵二有一说,赵二有也慌了神,兄弟俩再次找到翠花,详细地了解了刘英去的那户人家。接着,兄弟俩找上门去,果然和翠花说得一模一样,刘英压根就没来过。

既然娘没有进城打工,那很有可能是去亲戚家了。兄弟俩又找到舅舅刘古,刘古一听,也急了,陪着兄弟俩找了几天,但刘英还是人迹渺渺。

娘这一失踪就是两年,直到刘古和赵二有找到了刘英的尸体。

现在赵大有听到弟弟坚信娘不可能活在人世的话,涩涩地问道:”照你这么说,是有人冒充娘的名义给我汇钱?不,这不可能!”

正说话间,赵二有的手机响了。原来是装潢业务单位给他来了电话。赵二有起身就走,赵大有却拦住了他:”二有,我告诉你,我准备找到那个地方去。”

赵二有推开了哥哥的手,淡淡地说道:”那随你的便吧,我得走了。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连娘的尸体都看到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赵二有离开后,赵大有脑子里的困惑更深了,晚上睡觉时还在思来想去,他频繁地翻身,扰得妻子小花也睡不着。

“你到底在搞什么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睡。明天我们都要上班。”小花实在憋不住了,闷闷地说了句。赵大有含混地应了一声,突然问道:”小花,其实我娘她还活着。”就这一句话,把小花惊得从床上跳了下来,黑暗之中,她突然”嘤嘤”地哭出声来。

赵大忙起身开了灯,他疑惑地看着小花,突然厉声喝道:”别哭了。说,你早知道我娘可能没有死,是不是?”

小花小心翼翼地把手放了下来,泪眼婆娑地看着赵大有,许久才点点头,慢慢地说出了原委。

半个月前,赵二有四处打听哪里有神婆,说他睡觉魇着了,想让神婆帮着送一送。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位”马神仙”。谁知这”马神仙”竟然是小花娘家的一位亲戚。那亲戚悄悄告诉小花,说她假装刘英的魂灵上来和赵二有说话时,赵二有哀求道:”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想出这个法子的。我对不住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多给您烧纸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