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木朗看着新干线列车车窗外的景色,徐徐地舒了口气。接着他站起身来,经过旁边三张小圆桌,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那三张小圆桌边,都坐着人。相邻一张圆桌上是个中年女士,她的样子看上去很独特。明明是深秋天气,她却穿着件黑色的薄绸装,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森木朗暗道。他没有欣赏这个女士的心情,今天,是他妻子樱子忌辰。一年前,樱子就在这趟列车上死去。死因是喝了烈性毒药。警方至今没能查清樱子的死因。

樱子死了,森木朗的生活也变了。他由一个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公司里那些流言蜚语,实在让他受不了。

从同事们挤挤弄弄的目光分析,森木朗感觉自己成了逼死樱子的凶手。是的,森木朗和妻子的关系不太好。

可这也不是他逼死妻子的理由啊。

一年前,樱子坐的也是这节车厢。这节车厢是豪华座,长约十米的车厢里,没有像普通车厢那样摆放着固定的座椅,中间也没有安排过道。四个小圆桌呈平行摆放,列车的服务小姐花蝴蝶一般穿梭其中,用着日本国特有的礼仪给乘客们服务。

这节车厢里的乘客,可以喝酒品茶饮咖啡,当然,如果有结伴而行的情侣,选择这里,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与女伴脉脉含情对视,看着她轻启朱唇浅啜咖啡,整个人的心情都会静下来吧?

乘坐这节车厢的乘客,非富即贵。普通人,难得有这样的雅兴。

负责办理樱子一案的警官松野告诉森木朗,不排除樱子有结伴而行的男人。说到这话时,松野用着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森木朗,好像松野查到了樱子的野男人似的。

“不可能!”森木朗对于松野这种推测非常不满。警察办案,不管是什么结论,都得拿出相应的证据来。仅凭这节车厢的特有环境,是说明不了什么的。

樱子是回她在新札的娘家。从两点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是樱子离开家期间,用手机短信告知了森木朗;另一个证据,则是樱子买的车票显示了她的目的地。

樱子回娘家是为她母亲过六十岁的生日。老太太对于女儿、女婿之间越来越淡的夫妻感情相当揪心。

老人没有邀请森木朗参加她的生日宴,她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单独和樱子谈谈,劝解劝解女儿,让女儿、女婿敞开心扉,好好在一起过日子。

本来嘛,两口子过日子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要说这个世间的真爱,有是有,却不像书中所说的那样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更多的夫妻是凑合。这是老太太的观点。

老太太的这个想法,并没有能够告诉樱子。因为樱子是在去的途中死了,而不是在返回的途中。樱子在列车中,曾和老太太通过电话,当时樱子的心情貌似不错。

发现樱子死亡的,是同节车厢里的另外五个人。那五个人坐在另外三张桌子上。有两对情侣,还有一个是孤身一人。

警方查明,这五个人都没有杀人的嫌疑。

森木朗走出卫生间,正要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车厢,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他踏步的方向,居然是另一节车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