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榻上的柳清林得到一个消息,次子柳时辉在街上散步,差点儿被车撞了。幸好柳时辉及时发现闪向一边,才躲过一劫。

柳清林明白,这一定是长子柳时宜干的,起因和柳清林留下的遗嘱有关。

半个月前,柳清林从医生那里得知,他的肝硬化发生痛变,并且到了晚期。于是,柳清林开始安排他的后事。柳清林是个玉石商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眼力和玉石制作技艺,通过这些年的拼搏,他在城里开设了两家玉石店,藏有珍贵的玉石雕件和玉石原料。柳清林有两个儿子,长子柳时宜,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成天和一帮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吸毒嫖娼,无恶不作。没有钱了,就将家里的玉器偷走变卖,让柳清林防不胜防,柳清林只好在银行里租了两个保险箱,把珍品藏在那里。二儿子柳时辉是柳清林续弦妻子所生,柳时辉聪慧好学,继承了柳清林的技艺。柳清林把律师叫来,当着家人的面立下遗嘱,自己死后,把所有的家产尽数交给柳时辉打理。可没有想到,刚立下遗嘱,柳时辉就遭遇了险情。

柳时辉刚满二十岁,尚没有能力对付柳时宜。柳清林意识到,那份遗嘱留下了两兄弟自相残杀的隐患,于是,他又重新修改了遗嘱,两间门店,兄弟俩一人一间;现金,一人一半。另外,他在银行里有两个保险柜,一个存放的是十件玉器雕件,一个存放的是玉石原料,他把玉器留给柳时宜,把玉石留给柳时辉。最后,柳清林说,如果在他死前,柳时辉遭遇不测,所有财产一律捐给慈善事业,柳时宜一个子儿也别想得到。

柳清林立第一份嘱咐的时候,柳时宜的确想把柳时辉杀了,这样,他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柳家的唯一继承人。现在,柳清林更改了遗嘱,柳时宜就老实了。

不过,柳时宜请来城里颇有名气的玉石行家邓万斗,让他帮忙评估,父亲立下的遗嘱对谁更偏袒一些。柳时宜知道,邓万斗素来与柳清林不合,虽然两人同为玉石名家,柳时宜却处处压着邓万斗一头。

邓万斗也知道柳时宜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柳时宜是个流氓,自己最好不要招惹他,就对柳时宜说:”如今我也没有看到东西,怎么能评断好坏呢?”其实,邓万斗最希望看到的,是柳时宜和柳时辉兄弟相残。

柳时宜笑着对邓万斗说:”别急,到时候会请先生帮忙掌眼的。”柳时宜心里早打下主意,等柳清林归西,一旦发现柳清林遗产分配不公,就对柳时辉痛下杀手。柳时辉无妻无子,到时,他的家产都会归自己了。

终于,柳清林去世了,兄弟二人和和气气地办完丧事,分配好现金和门面店铺,就去银行分配两个保险箱里的东西。保险箱一大一小,小保险箱里是十件精美的玉器,是柳清林在世时,精雕细琢的精品,特别是那件”九转玲珑球”,曾荣获国家级大奖。这十件玉器,件件精美绝伦,价值连城。

轮到柳时辉打开大保险箱,邓万斗更是精神振奋。这些年,随着玉石产量的减少,许多玉石商人开始囤积原石,能让柳清林存入保险箱的原石,一定是玉石中的上上之品。等柳时辉打开保险柜后,柳时宜对柳时辉说:”兄弟,能否让我看一下给你留下的原石?”

邓万斗在柳时宜的暗示下,走到大保险箱前。保险箱里有一百多块或大或小的原石,并且,这些原石全是切割开的,透过切开的”天窗”,可以清晰地看清里面的材质。”如果这些都是精挑细选的原石,那可比柳时宜的玉器超值数倍。”邓万斗心里想,”可是……”

见邓万斗一块块地检查,并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柳时宜问邓万斗:”是不是都很值钱?”

邓万斗摇摇头,对柳时宜说:”基本是废石一堆,这一箱石头,不会超过一万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