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那天你留言时说:自由和烈酒还有老朋友。我从你的言辞里听出了你对漂泊的执着,而并非停留。

如果是停留,我会认为你是在乎我。可是执着,你只是在随意地敷衍我,而不是其它。其实我更希望的是你能够留下来,把我当成一个家,安安稳稳地生活。可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做,是的,你没有那样做,你转身走了。

我只是看着你远去的背影说:给你自由。

啊喜说:算了吧,留不住的人血液里住着风。在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却莫名地一点一点在心疼。

在这之前,你告诉过我,你是一个血液里住着冰的人,冰冷而淡漠。我说没关系,我会让你暖和,我会做你冬天里的阳光,将你血液里的冰融化。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血液里的冰居然那么凉,甚至渗透到了骨子里,堪比北国零下四十五度的寒,任凭我怎样努力也捂不温暖。

你说你喜欢漂泊,从一处到另一处;从一些人面前到另一些人面前;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从一片天空到另一片天空。

你说你喜欢漂泊,你在捧花等我带你去漂泊。可是若风,原谅我害怕,害怕终有一天我花落天涯,你四海为家,眼前没了风景,心里却多了孤单。所以我害怕,我不要漂泊我要家。

那时,我并不知道这样简单的言谈对你、对我意味着什么?如果我知道,那一定是另外的结果,即使是你设下的阴谋我也要打破。

我还以为冷静一下,或许对你我都有好处,没想到我们就是因为太过冷静才到了今天的地步。

太过冷静,冷静到我们之间渐渐有了距离、冷静到看见你我都觉得陌生、冷静到我的心都凉了,看不到任何希望。所有的努力都敌不过你一声牵挂,一段过往!

于是我终于放下了,也像你一样走向孤寂。世界上没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是因为受够了失望。若风,你也是这样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