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山路走来两个农夫,他们肩上扛着斧子,壮得像棵大橡树,他们的企图太过于明显,使月桂树惊恐地叫起来:

“梨树,你小心点!他们到这儿来了”

“来砍我?”梨树不信,”瞧着吧,他们是来帮我的??。”

农夫站在婆娑的树影下,把斧子放在地上,卷起了袖子。接着,就抡起斧子,开始砍树干的底部,想把它们伐倒。

咚咚的伐木声传得很远很远。”梨树!”爱神木这时喊了一声,”你在哪?你结梨时的那种狂妄自大的劲头到哪去了?”月桂树以它特有的气质低声地讲:

“现在,你再也不能用你的树冠给我们遮阳了。”

受伤的梨树要死了,但,它最后说:

“我和这些农夫走,他们砍了我,为的是把我送到一位伟大的雕刻家的工作室去,雕刻家用他的艺术,把我雕成朱庇特大神,再把我送到专门为我建造的庙字里,让人们顶礼膜拜。”

“别给我们讲这些!??”梨树的老朋友们轻蔑地说。

“你,月桂树,还有你,爱神木,你们注定变成千枝碎木,”梨树以判决的口气说,”因为,人们要用你们的枝叶装饰我,表示对我这位神灵的崇敬。”

建筑在铜箔上的骄傲,徒有虚表,是无知;永存的声望才值得刻意追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