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求婚

孙强向梁惠琪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但孙强在公司不很出彩,梁惠琪却是公认的”鲜花”,所以,孙强的举动也招来了不少男同胞的反感。这天,孙强出去办事了,梁惠琪抱拳当胸,说:”各位大哥,小女子是在不堪忍受孙强的爱情折磨,光天天晚上的五十个短信我就受不了!哥哥们呀,我快崩溃了,谁大发慈悲救救小妹啊?”

梁惠琪夸张的表情惹的我们哈哈大笑。但笑归笑,美女的忙还得帮!我们几个一合计,不如整他一下,让他知难而退!

于是,我们分头行动,在网上寻找整蛊绝招。可找来找去却发现,如果用网上那些招数来对付孙强,简直是班门弄斧。因为孙强不仅整天泡在网上,还是出名的鬼灵精,一般的整人招数,对他不起作用。

这时,我常年写故事的大脑灵机一动,一个绝妙的点子蹦了出来。我说:”有了,让孙强当着大伙的面裸体向梁惠琪征婚。”大伙说不行,当众裸体成何体统。谁知,梁惠琪却同意了,说:”我看这是个好办法。孙强再随便,也不会当中裸体向我求婚。这样,他就会自己退回去了。”

既然梁惠琪同意,别人也没话说了。

第二天,孙强刚进办公室,我们就围上去,说:”我们想拉兄弟你一把,让你好梦成真,怎么样?”我们原以为,这个求亲条件一出,孙强一定会知难而退,谁知,孙强扬着头想了只有半分钟,就郑重地点点头。然后,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一会儿,就打出了一份”裸体求婚合同书”,然后,他和梁惠琪各自在上面签了字。下班后,孙强又拉上我来到公证处,把合同书作了公证。

这下,梁惠琪有点架不住劲了,偷偷问我:”这小子如果真裸体求婚,我不惨了!即使毁约不嫁给他,还有谁敢要我?”我说:”孙强不过是虚张声势,我料想他也不敢当众脱光衣服。你想,他又不是街头无赖,能做这种无聊事?你放心,那天,我叫上一个报社的朋友,摄像机一架,即使他有天胆,也不敢当众脱衣服!”梁惠琪说:”那就全看你的了。”我说:”你瞧好吧!”

约定的日子很快到了,我们早早就来到预定的饭店包间,等着孙强来求婚。我的记者朋友也摆好摄像机,准备抓个头条新闻。但左等右等,孙强就是不出现。我说:”怎么样,孙强不敢来了吧?”话音没落,只见一辆出租车停在饭店门口,孙强裹着一条大毯子从车上下来了。

“完了,这小子真要裸体求婚,我的妈!我还是跑吧!”梁惠琪说完,看看走进饭店的孙强就要溜。我说:”别慌,咱不能先乱了阵角。各就各位!”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孙强满面笑容地出现在门口。

“非常感谢各位捧场,现在,孙强向梁惠琪裸体求婚仪式正式开始!”

我们还没回过神来,孙强一抖毯子,从里面跑出一条全身剪掉毛的狮子狗来,嘴里叼着一枝玫瑰花,前腿离地,摇头摆尾地向众人作揖。再看孙强,全身西服革履,微笑着站在那里。

我回头夸张地对梁惠琪说:”人家不会跟你求婚了,你嫁不出去了!”

“谁说的,我现在正在求婚。”孙强说着,走到梁惠琪面前,拿出一枚金光闪闪地戒指。

“且慢!”我赶紧上前制止,”你答应的可是裸体亲婚。”

“是啊。”孙强拿出那张已经公正的合同,对着小狗说:”孙强,把玫瑰花给姐姐。”然后,孙强对目瞪口呆的我们说:”忘了告诉你们了,我的小狗叫孙强。你看,它为了我今天的求婚,把漂亮的衣服都脱了。”

“小狗和你一个名?”

“不。”孙强拿出一个崭新的身份证,”为了这次求婚,我已经到派出所改了名字。我现在叫孙爱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