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朱贤,可谓出尽了风头。风流倜傥的他,竟娶了个”肥婆”当老婆,这引起了某娱乐报主编的注意。主编马上下了死命令,谁能搞清里面的猫腻,将接替就要离职的编辑部主任一职。

我是报社最年轻的记者,外号”狗仔仔”。虽然按资排辈轮不上我,但年轻人就是有一股冲劲,在主编发布命令一分钟后,办公室里已不见了我的影子。

我来到朱贤居住的小区,打听到朱贤的门牌号,在对面楼上租了门牌号一样的房子,又在阳台上放了一人多高的一盆冬青,在冬青丛中架上了一部望远镜。望远镜正对着朱贤的客厅,只要朱贤不拉窗帘,晚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当天晚上,我泡上一杯浓茶,坐在阳台上守株待兔。二十分钟后,朱贤和胖老婆回来了,两个人脱了外套后,相拥着一起看电视。按我的想法,朱贤之所以娶这样的老婆,准有难言之隐。要么是朱贤有什么把柄在老婆手里,要么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在外面和家里一定不一样。谁知,一直到朱贤拉上窗帘,也没发现异常。

这样过了近半月,依然一无所获,我真想放弃,但一想到主任的位置,咬咬牙挺了下来。

几个月后,我到海南出差,回来后迫不及待地站到望远镜前。这一看,把我吓了一跳。一个月不见,朱贤换人了?再一看,不是换人了,而是胖老婆减肥了。我想:”啥药这么厉害?一月就能减去这么多?”职业习惯告诉他,这是一条好新闻线索。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到了楼下,拿着一本书,坐在花池边的连椅上。

七点左右,朱贤和老婆下楼了。下楼后,朱贤来到垃圾箱前,顺手将方便袋里的垃圾扔进去。然后,钻进小车,走了。

我连忙来到垃圾箱前,提起那个袋子就走。来到楼上,将垃圾倒在阳台上一看,喜出望外,地上很多药盒。我拿起一看,全是一种叫”西施美”的瘦身药。

我赶忙打开电脑,写了一篇新闻,题目叫《为何主持娶胖妻,原来有法变美人》。这下,全城在当天都知道了这件事。

主编对这篇稿子很满意,让我好好干,并说决不会亏待我。我高兴地一跳老高。

几天后,我刚来到报社,主编就叫我过去一下。我喜滋滋地来到主编办公室,却见主编满脸怒容地扔给我一张纸:”去财务部领这月的工资后立马滚蛋!”我愣了半晌,才问:”总得给个理由呀?”主编气呼呼地将事情的缘由讲了一遍。

原来,事情并不是我想得那样。一个生产瘦身药产品的厂家,为了打开局面,特请人搞了一个策划,朱贤只不过是和胖女人演了一出戏。后来我见到的那个瘦女人,是胖女人的双胞胎妹妹。那个策划就是胖女人想出来的,为了起到应有的效果,才找到朱贤。开始,朱贤不答应,但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就和胖女人合作设了个套,让记者钻。结果,我将这事一报道,那种瘦身药的销售量呈井喷状上升,让厂家美美地赚了一把。谁知,这种药有严重的副作用,很多人服用后上吐下泻,不得不住院治疗。这件事引起了市委的高度重视,责令报社对报道此事的记者严肃处理。主编一气之下,炒了我的鱿鱼。

我找到朱贤,气呼呼地问:”你为什么害我?”朱贤双手一摊,笑着说:”我说过那药好用吗?都是你们,扑风捉影,还好意思说!”

我好像被人当胸一拳,差点一口气憋回去!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