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多年的朋友,因为到最后一刻完全看清了脸面,于是毫不犹豫的一刀两断。对于其中的很多缘故,说出来也没有多大的益处,但毕竟还是有难忘的东西存在。然而,虽说时间可以淡忘一切,但那些情情感感的过去,在回忆的那一刻,却是最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伤感……

古有割袍断义,正常的情况下,只要割了袍,一般都是不可能再有来往的机会。而今天,割袍断义已成为过去,大家合不来不用几句话就可以搞定了。朋友的内涵是什么?说到底,无非就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而生活中,想要钱那是比登天还困难的事。如果想要朋友,一天一大车相信也没有什么问题。当然,所指的朋友,那是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种。

断义的不知道有过多少回,每次断义,一般人在一种知趣中再也不敢主动来往。于是,一切就成为不可挽回的局面。在原谅两个字的理解中,有些事可以原谅,但如果关系到品质问题的话,一般都会来一个一刀两断!而剩下的,就是在回忆中检查自己,检查完了再检查别人的做法是不是有原谅的机会。或者,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点。但种种,在并不是冲动的结论中,其实固然的东西多想也没用!

明白情感的东西就是能致人死命一种漩涡,只要掉下去就很难回头。那奔放的激流,并不是脆弱的生命就可以抵抗得住。也许只有那些毫无血性或者冷血的人,他们才可以避开这一切。但这样一来,也正符合一个时代的发展!

冷血的时代,常常锤炼出很多冷血的人。而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冷血的,或者是完全没有血的僵尸,他们在生活中一样把自己当成是慈善家,满口胡言中还自以为自己是天大的好人。这些不知羞耻的人物,他们当然也不知道脸红是怎么回事?只有被染红的万物,才用另一个说法说明了这一切!

我的逐客令,对于别人来说不知下过多少回?在每一次痛苦中,我跟以前一样,说出口的话就不再轻易收回。

直到遇上你,记得有几次都是下着蒙蒙雨的晚上,你与我,都是在伤痛中分了又合。有些舍不得,也并不见得就需要保留。然而,最终也是因为你的依赖和一种依恋,我在莫名其妙的感觉中,重新回到原来的天地。发现跟以往有所不同的结局,揪紧的不是一般的状态。那种回忆,成为我此生的终难忘怀的故事!

我所有的演绎在你的哀求下,我一直在想,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单凭缘分一说根本就说明不了问题。如果你也跟别人一样,那么时光保留的将是原来或者过去。然而,我多次的扪心自问,虽然也有许多耿耿于怀,但流泪的真实却告诉我:坚强的表面上,内心深处的脆弱才是最真实的!

我的心于是再次在辗转中难以宁静,颠簸的风云卸去了夕阳的原貌。灯光照耀着我略显苍白的脸,远方的愁思,那是落叶在季节中的无奈!

当然,我能明白的不止如此,你在转身一刻的不敢回首,一直也是让我汹涌澎湃。有些绝情,虽说并不是真正的想法,但在那一刻,只要大家接受了,那就是成为永远的固定!

我成了站台上等车的一员,有着焦急,也有着失落,甚至还有着淡然。而或许在绝望的时候,一切又成了默默的接受。

喜欢一种眷恋,但却需要一些陪衬。我不敢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公诸于众,包括感情成分。而今天,我遥望着那无止境的季节,我的情感与郁结,同样循环在那永远的叹息中!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