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得气美人中

前段时间在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的日子里看了电影《柳如是》,喜欢这样的节奏,慢慢的,不急不躁,平平稳稳的,娓娓道来。就连其中的战争,一旦有了女子,也变得那么舒缓与委婉了。柳如是的风骨确实可以用崚嶒来形容,许多男人欣赏的或许就是这种柔情背后的慨然男儿气吧。当她书生意气时会海内如今传战斗,田横墓下益堪愁,当她环佩叮咚亦能写出桃花得气美人中这样绚烂的灼灼之词。我喜欢的是后者,身为女子所具有的才气,还有那份心劲儿。

曼妙年纪遇到了陈子龙,英俊潇洒,满腹英雄大义。但正是陈子龙的酬国壮志让她痛苦不堪,其实,她想过平淡的生活,仅仅是属于自己的幸福,但实现不了。于是后来,当面对她早已倾心的钱谦益时,面对他的告白,她真的害怕了。犹豫过,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虽然后来的日子有赌书泼茶,有诗词相和,有琴瑟和鸣,但还有更多的发自内心的所无法协调的不相配,两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而且都固执,但后来,这个过程过去了,两个人还是可以过上归隐山林的平常烟火的生活,也算是圆满。红豆树下,见证了彼此的一生。当年那个潇洒的可以写得出如此绚烂的柳如是,在平静中归于平淡,一步步的身影一路走来,从红极一时的粉黛花魁走向了布衣木钗的妇人,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像一泓清泉,渐缓渐慢,最后氤氲成了一块温润的碧玉沉淀下来,成为静止的记忆,这是一种幸福。

校内上有人分享相册,喜欢上面的文字,说好的爱情,战得胜时间,抵得住流年,经得起离别,受得住想念。文字看着很美,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呢?以前看一个刘若英的访谈,她说祖母那个年代的爱情,就像慢火烹茶,慢慢的,由凉到温再到热再到沸腾,最后再变温,慢慢地回归平静,所以那个时候的爱情都是细水长流的。而现在的人更多的是干柴烈火,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就熬干了。鲜衣怒马必然美丽,但越是绚烂的越是短暂。翻开里面的照片有一张孟小冬的单人照,那么干净纯美,不染俗尘。作者说本想找一张她和梅兰芳的合影,但最后还是选中了一张她的单人照、因为她是冬皇,命中注定容不下他,虽然一曲《游龙戏凤》缔结良偶天成,但终于没有缘分白头偕老,于是她离开了梅兰芳,孤独二十年后嫁给了仍然爱着她的杜月笙。看完后心里也有一丝遗憾,觉得故事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人生不如意真的十有八九,但转念间想想,人若求全何所乐?月若无恨月长圆。人生还是有点缺陷吧,虽然不完美,但正是这样的不完美让我觉得人生的真实与心灵的安稳。

前段时间从董姑娘那里看到了姜夔的这句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说得真好。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但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人总是任性地在和时间抗争,虽然输了,但还是任性地去和时光拔河。想想等老了的时候也可以杖藜扶我过桥东,去抚那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或者风雪之夜打开柴门的时候从窗子透出如豆的灯光,窗前还有一颗心在静静地等待我这个归人。

前两天一场春雪下得料峭,还没有到春风沉醉的时候。走在校园的小路,身边经过一辆自行车。男生低声问坐在后面的女生:冷么?不冷。其实她还想说你都把风挡住了,我怎么会冷呢?,但觉得在这样的夜晚,哪怕只言片语都是多余。多年后,我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世界是否依然完美,但只要有过这样的时刻,已经够了。

貌似又跑题了,还是像以前一样,以一首词结尾吧,那就选白石道人的这首《暗香》:旧时月色,曾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