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定格

拿录取通知书那一天下午,我们不约而同的踏进校门。刹那间,我脑海里产生了一种错觉——十年之后的我们,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从世界各地奔向我们记忆深处?

我发现我的记忆定格在了六年的小学生活里。上个周末,妈妈看见姐姐的同学穿着现在最流行的一条“铅笔裤”,就说给我买一条。瞬间,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里:我要和我闺蜜穿闺蜜装!这一条和她那一条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不久,这个念头被我打消了。因为我忘了我们被分在了不一样的学校,再也不在同一班了,排队再也不排在她前面了,再也不坐在她前面了。刹时间,鼻子一酸,泪珠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直到现在,我都不愿接受“我们毕业了”这个事实。甚至不愿意去讨论这个话题。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分别这个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愈合;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无情的揭开;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第二次,第三次。